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61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61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等任长风抵达湖口时,霍文强那边而已重振旗鼓,而郭栋也听说了柴学宁被已方斩杀,九江效外的南洪门势力土崩瓦解的消息,胆层之意完全被兴奋和激动所代替,低落的士气马上提高起来。

  任长风、霍文强、郭栋,这三股shi力分成三个方向,共同进攻湖口的那伟一众。纵然那伟浑身的本身,下面的兄弟再怎样精锐,可好虎还架不住狼多,双拳难敌四手,加上他刚刚抢占湖口,别说还未站稳脚根,就连湖口当地的情况有许多他都没弄清楚,现在三面遇敌,他是真的抵抗不住。

  各处告急的电话一个接一个打进堂口,南洪门看守各处据点的帮众源源不断的败退回堂口,形势可谓是岌岌可危。那伟想不明白,已方明明已经稳稳占据优势,怎么转瞬之间,优势就荡然无存了呢?

  他坐在堂口内,长嘘短叹,一筹莫展,这时候,他手下的干部们可坐不住了,不约而同地找到那伟,纷纷说道:“那哥,这场仗我们败了,湖口也不能再守下去,不然,等北洪门杀到堂口,把我们重重包围,恐怕……大家谁都走不了了。”

  那伟环视众人,疑问道:“大家的意思是,我们撤退?”

  “是啊!那哥,现在还有机会,也是最后的机会了,那哥早做决定啊!”

  那伟沉思半晌,点点头,无奈地说道:“给各处的兄弟们打电话吧,让他们统统退回堂口,我们撤退!”

  “这个……”众干部们相互看看,皆是面带难色。

  那伟见状,挑起眉毛,疑问道:“各位还有什么为难之处吗?”

  “那哥,外面的兄弟不能调回来了,如果没有他们阻挡北洪门,我们……很难逃出去!”

  那伟闻言,腾的站身形,怒视众人,冷声说道:“你们要我牺牲外面兄弟的性命,保全自己?”

  众人都是那伟的老部下,知道他甚重情义,听到他的反问,一个个垂下头来,大气都不敢踹,沉默无语,同时也是表示默认了。

  有一名跟随那伟多年和他关系也最亲近的青年低声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那哥,我们早走一步,就能少牺牲一些兄弟,那哥,别在犹豫了,快走吧!”

  那伟握着头,冷冷瞪着青年,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不知过了多久,他冷峻的表情逐渐松缓下来,紧紧握着的拳头也慢慢松开。那伟不是糊涂的人,细细一琢磨,感觉众兄弟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以现在的形势来看,只能牺牲一小部分来保绝大多数。

  “唉!”他仰面长叹一声,咬着牙做出决定,他缓缓抬起手臂,在空中停顿三秒钟,猛的向下一挥,喝道:“撤!马上!”

  那伟一声令下,占据堂口的南洪门帮众立刻展开撤退,他们是撤了,可是却苦了那些还在前方与北洪门殊死博斗的众多南洪门人员。这些人,打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了那伟顾全大局的牺牲品。

  一夜之间,九江、湖口两地全失,那伟一众损失惨重,只带着六成兄弟败退回上海,而柴学宁一众更惨,不仅主将柴学宁被杀,下面兄弟伤亡无数,为数众多的南洪门帮众基本没剩下几个人,大多被打散了。

  当消息传到上海的时候,出谋划策的萧方傻眼了,作出决定、认为萧方计谋可行的向问天、陆寇、周挺等人也都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

  南洪门的议事厅里虽然从满了人,但却鸦雀无声,场面上只剩下一个比一个沉重的喘息声。沉寂,死一般的沉寂。这种沉寂足足过了五分钟,还是张居风率先打破沉默,他清了清喉咙,干咳一声,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向大哥,各位兄弟,大家不用太难过!”

  听闻话声,向问天反应过来,他连连摇头,面露悲色,说道:“这是我的过错,一切都是我的错!”

  萧方心中一颤,眼圈一红,眼泪差点流了出来,他颤声说道:“向大哥,你不用自责,是……我太低估了谢文东,中了他的连环计,如果不是我献策,那兄弟不会惨败,柴兄更不会惨死,这一切都是由我造成的,向大哥,你惩罚我吧,我认罚!”说完话,萧方将头一低,扑通跪倒在地。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怀念起孟旬,可以说南洪门上下,唯一能与谢文东的智谋一较高下的只有孟旬,但是他却投靠了谢文东,现在,南洪门内已再没有谁能与谢文东相抗衡,包括自己在内。萧方心中苦涩,想着想着,眼泪掉了下来。

  看着他悲伤难过的样子,南洪门众人心中都不好受,败回上海的那伟紧跟着跪下,急声说道:“我指挥无能,与北洪门交战失利,向大哥也惩罚我吧!”

  这个时候,向问天哪还忍心去惩罚他们,他走上前来,将萧方和那伟一一搀扶起来,正色说道:“我说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没有无能的下属,只有无能的领导者,我,实在不配领导各位兄弟们啊……”

  一听这话,南洪门的干部们都哭了,纷纷叫道:“向大哥……”

  南洪门上下一片悲痛,反观北洪门那边,则是欢天喜地,就差张灯结彩了,帮众们都在竞相传诵这一战打得如何如何漂亮,而且越传越离谱,到最后,众人简直快把任长风夸耀成神人了。

  俗话说的好,祸不单行,福无双至。

  北洪门还没高兴多久,便被警方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晚间,警方又来扫荡北洪门的场子,这明显就是来找茬的,搜查一番,毫无所获,倒是把场子里的生意又搅和得乱七八糟。连日来,警方天天晚上来扫荡,几乎成了例行公事,北洪门十家场子的生意一落千丈,平时,众人也都忍了,但今天听到己方大胜的消息,不少人都在兴头上,见警方又来捣乱,实在忍无可忍,头脑一热,便和警方发生了冲突。

  警方要的就是这个,立刻趁此机会借题发挥,将与之发生冲突的五家北洪门场子全部查封,同时又逮捕了十多名北洪门的小头目。

  此时,谢文东正在场子里和下面的兄弟们喝酒,突然听到这个消息,他勃然大怒,将手中的酒杯重重放下,咬牙说道:“警察简直是欺我太甚!”

  众人皆有同感,一个个愤愤不平,满面的怒色,得胜而归的任长风士气正盛,他冷笑一声,说道:“东哥不用生气,那个叫什么天花的局长交给我了,今天晚上,我就去搞定他!”

  谢文东皱皱眉头,沉吟片刻,将桌子上的酒杯又端了起来,摇头说道:“李天华是有背景的,后面的人很硬,干掉他容易,不过若是生出事端,可就麻烦了。”

  张一说道:“东哥,现在九江、湖口的形势已经稳定,再无威胁,常德一直由我们所控,自不用多说,至于彭泽、岳阳两地的交战,也是我们稳占优势,扫平那里的南洪门势力估计用不了多久,只要那两处一平定,我们便可立即对南洪门展开反攻,到时,上海便是心腹大患,所以现在必须得尽快解决上海,但上海警方一直在与我们为敌,这很麻烦,东哥得及早处理啊!”

  他的意思也很明显,是要谢文东趁早搞定上海这边的警方。

  这个道理,谢文东当然明白,只是该如何弄走李天华或者如何逼他妥协,他一时间还想不出稳妥的办法。

  他皱着眉头,问道:“张兄,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张一苦笑,摇了摇头,说道:“实在不行,咱们就得多出点本钱,拿钱砸得他就范。”

  谢文东轻叹口气,说道:“只怕,拿钱未必能买得动他!”谢文东明白,李天华之所以紧盯自己,处处与自己为难,可能还有另外一层的原因,那就是涉及到了政治部与公安部之间的矛盾。

  不过,拿钱收买,通常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现在既然没有其他的好办法,谢文东也只能去试一试了。

  酒席散后,谢文东带上五行、袁天仲以及几名北洪门的小弟前往李天华的住所,本来任长风也想跟去的,不过谢文东怕他冲动坏事,没有同意,让他在家好好休息。

  李天华是由外地调到上海任职的,在上海并没有房子,住的是ZF安排的公寓,说是公寓,实际上就是一座独li的小别墅,虽然面积不大,看起来也有些陈旧,不过里面的设备具全,大小家电,日常用品应有尽有。

  和他同住的还有他的儿子、一名保姆以及两名警卫员。保姆是上海当地ZF派来的,而警卫则是公安部直接派署的,其一切费用皆由ZF来承担,毕竟他是厅级的干部,和普通城市的市长是一个级别。

  当谢文东等人到时,李天华还没有休息,听警卫说谢文东来见自己,心里马上明白了他的来意,哈哈一笑,对警卫说道:“让他进来吧!”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9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