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5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第245章

所属目录:第十一卷 黑暗崛起      发布时间 : 2012-4-13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大家别走错了哦!

  见孟旬听了自己的话似乎有所感触,张一继续说道:“能更随东哥那样的男人,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哦……”孟旬只是轻轻应了一声,曾几何时,他也认为自己加入南洪门,能跟随向大哥那样顶天立地的男人是自己的福气,可是现在,自己没有背叛社团,而社团却无情的背叛了自己。想到这,孟旬心中哀叹,不知不觉中眼泪流淌出来。张一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幸福令他嫉妒,也令他向往,如果还有机会的话,能再见谢文东或许也不错……他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已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晕沉沉的昏死过去。

  回到湖口,张一立刻把孟旬送往医院。

  北洪门早已在医院那边联系妥当,急救人员业已准备就绪,张一等人刚到,在北洪门帮众虎视眈眈的目光下,数名医务人员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推着床车跑了出来,动作娴熟又快速地将孟旬放到床车上,然后又以同样的速度跑回到医院内,看得出来,医务人员是尽了全力。接下来就是紧张的急救。张一关心孟旬的安危,连堂口都未回,一直守在急救室外等候消息。

  南洪门那两名干部以及手下的帮众们也聚集在急救室外的走廊里,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日后该何去何从。己方的兄弟要致自己于死地,而北洪门明显是看着孟旬的面子上才肯收留自己这些人,不是长久之计,众人皆是满脸的迷茫和焦急,一个个长吁短叹,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孟旬能活下来,自己也能有所依仗。

  上海,南洪门分部。

  此时,陆寇、萧方等人业已得到消息,孟旬虽然被柴学宁刺成重伤,但却未死,正在湖口的医院急救。

  萧方急得直跺脚,这个柴学宁,办事的能力实在太差,既然已经动手,为何没有当场干掉孟旬,若是这次孟旬不死,日后必定会成为己方的心腹大患。事已至此,再没有回旋的余地,必须得把孟旬及早干掉,不然以他对己方的熟悉,再加上他过人的头脑,对社团的威胁太大。他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徘徊,嘴里喃喃嘀咕道:“必须得想办法,除掉孟旬!”

  张居风听到萧方的嘟囔,眼珠转了转,说道:“现在湖口那边北洪门的人员很多,我们想明目张胆的杀过去,恐怕不太可能,所以,依我之见,之能采用暗杀的手段!”

  萧方琢磨片刻,点点头,道:“张兄所言没错!”说着话,他转头看向陆寇。一是询问陆寇的意思,二也是因为陆寇与侯小云交情莫逆,现在只有他能请得动红叶。

  陆寇暗暗叹口气,他和萧方相识那么久,对他了解的很,后者一看他,陆寇立刻就说明白了萧方的心意。现在既然已经对孟旬动了手,不管孟旬有没有背叛社团,此人都不能再留了,因为就算他真的没有背叛社团,也会被柴学宁这一刀逼得背叛社团,而他一旦叛变,对己方的威胁恐怕要比谢文东还大,所以及早确定孟旬死亡还是有必要的。私交归私交,欣赏归欣赏,但再公事面前,陆寇可一点都不含糊。他没有说话,直接拿出电话,打给侯小云,接通之后,他开门见山地将事情经过大致讲述一遍,然后说道:“侯爷,这次又要麻烦你帮忙了。”

  “呵呵,小寇,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协助的就直说吧,不用客气!”

  “我希望侯爷能派出红叶的精锐,潜伏到湖口,若是孟旬重伤不治,也就罢了,若是他没有死,侯爷就找机会把他干掉!”陆寇语气冷冰冰地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很赏识孟旬这个人的,现在要我干掉他,你舍得吗?”

  陆寇闻言,苦笑一声,无奈说道:“失去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这么做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好!我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在侯小云看来,谢文东是很难对付的,但除了他之外,北洪门的其他人都不值一提,不过,他这回却错了,张一的能力就算不如谢文东,可也相差不多,何况,在南洪门的内部还有谢文东安插的一颗棋子,张居风。

  见孟旬听了自己的话似乎有所感触,张一继续说道:“能更随东哥那样的男人,是我一辈子的幸福!”

  “哦……”孟旬只是轻轻应了一声,曾几何时,他也认为自己加入南洪门,能跟随向大哥那样顶天立地的男人是自己的福气,可是现在,自己没有背叛社团,而社团却无情的背叛了自己。想到这,孟旬心中哀叹,不知不觉中眼泪流淌出来。张一脸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幸福令他嫉妒,也令他向往,如果还有机会的话,能再见谢文东或许也不错……他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已耗尽最后一丝力气,晕沉沉的昏死过去。

  回到湖口,张一立刻把孟旬送往医院。

  北洪门早已在医院那边联系妥当,急救人员业已准备就绪,张一等人刚到,在北洪门帮众虎视眈眈的目光下,数名医务人员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推着床车跑了出来,动作娴熟又快速地将孟旬放到床车上,然后又以同样的速度跑回到医院内,看得出来,医务人员是尽了全力。接下来就是紧张的急救。张一关心孟旬的安危,连堂口都未回,一直守在急救室外等候消息。

  南洪门那两名干部以及手下的帮众们也聚集在急救室外的走廊里,现在,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日后该何去何从。己方的兄弟要致自己于死地,而北洪门明显是看着孟旬的面子上才肯收留自己这些人,不是长久之计,众人皆是满脸的迷茫和焦急,一个个长吁短叹,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孟旬能活下来,自己也能有所依仗。

  上海,南洪门分部。

  此时,陆寇、萧方等人业已得到消息,孟旬虽然被柴学宁刺成重伤,但却未死,正在湖口的医院急救。

  萧方急得直跺脚,这个柴学宁,办事的能力实在太差,既然已经动手,为何没有当场干掉孟旬,若是这次孟旬不死,日后必定会成为己方的心腹大患。事已至此,再没有回旋的余地,必须得把孟旬及早干掉,不然以他对己方的熟悉,再加上他过人的头脑,对社团的威胁太大。他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徘徊,嘴里喃喃嘀咕道:“必须得想办法,除掉孟旬!”

  张居风听到萧方的嘟囔,眼珠转了转,说道:“现在湖口那边北洪门的人员很多,我们想明目张胆的杀过去,恐怕不太可能,所以,依我之见,之能采用暗杀的手段!”

  萧方琢磨片刻,点点头,道:“张兄所言没错!”说着话,他转头看向陆寇。一是询问陆寇的意思,二也是因为陆寇与侯小云交情莫逆,现在只有他能请得动红叶。

  陆寇暗暗叹口气,他和萧方相识那么久,对他了解的很,后者一看他,陆寇立刻就说明白了萧方的心意。现在既然已经对孟旬动了手,不管孟旬有没有背叛社团,此人都不能再留了,因为就算他真的没有背叛社团,也会被柴学宁这一刀逼得背叛社团,而他一旦叛变,对己方的威胁恐怕要比谢文东还大,所以及早确定孟旬死亡还是有必要的。私交归私交,欣赏归欣赏,但再公事面前,陆寇可一点都不含糊。他没有说话,直接拿出电话,打给侯小云,接通之后,他开门见山地将事情经过大致讲述一遍,然后说道:“侯爷,这次又要麻烦你帮忙了。”

  “呵呵,小寇,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协助的就直说吧,不用客气!”

  “我希望侯爷能派出红叶的精锐,潜伏到湖口,若是孟旬重伤不治,也就罢了,若是他没有死,侯爷就找机会把他干掉!”陆寇语气冷冰冰地说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很赏识孟旬这个人的,现在要我干掉他,你舍得吗?”

  陆寇闻言,苦笑一声,无奈说道:“失去已经到了这一步,只能这么做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好!我明白了,这件事,就交给我了!”

  在侯小云看来,谢文东是很难对付的,但除了他之外,北洪门的其他人都不值一提,不过,他这回却错了,张一的能力就算不如谢文东,可也相差不多,何况,在南洪门的内部还有谢文东安插的一颗棋子,张居风。上次,红叶被姜森一下子干掉三十名成员,虽然未伤元气,但损失也不小,这一回侯小云可“仔细”了许多,未派出大批的红叶杀手,而且他认为也没有那个必要,只挑选出十几名精锐成员,秘密向湖口潜伏而去。

  他以为己方的行动绝对隐蔽,北洪门的人不可能察觉,可哪里想到,红叶杀手在上海一动身,张一那边就得到了消息,开始着手准备。

  经过一晚的急救,孟旬度过最危险的时刻,张一没敢耽搁,指派霍文强等几名心腹兄弟带上一些医务人员秘密将孟旬送出医院,直奔南京。他们的动作很隐蔽,别说是南洪门的眼线未发现,就连北洪门以及孟旬的那些手下人都不知道这事,还以为孟旬在医院里接受抢救。

  当日中午,留在医院的南、北洪门人员都已疲惫不堪,张一下令,让他们全部都回堂口休息,医院里只留下少量人员守护。

  下午两点左右,红叶杀手乔装改扮,混进医院内。

  行动之前,他们早就调查清楚,孟旬在那间病房,具体位置在哪,又有多少人看护等等。进入医院后,他们分成五波,由不同路线去往孟旬所在的病房,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病房门口并没有守卫,几人奇怪地互相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接近到病房门前,隔着窗户向里面一看,隐约见到病床上躺有一人,背对着房门,身上连有许多导管,红叶杀手看罢,心中窃喜,现在孟旬无人看护,正动手的好时机.

  留下四人在外放风,另外六名杀手推开房门,以最快的速度冲进病房内,进来之后,举qiang对准病床一阵乱射,由于他们的枪上都有消音器,并未发出太大的声响,几轮齐射过后,床铺已被打得千疮百孔.

  见病床上的人已绝无生还可能之后,六人这才纷纷停手,走到近前,将布满弹洞的床单一掀,定睛细看,只见床上躺着哪里是人,而一只卷成一团的棉被,棉被的顶端套上假发,看起来和真人差不多.

  红叶杀手经验丰富,看到这般场景,立刻意识到上当了,可北此时想退出医院,依然来不及,只见走廊两端冲出无数的北洪门的帮众,有的拿刀,有的拿枪,其中有人郎声大笑道:"红叶的朋友,我们已经等你们多时了!"

  "啊?"

  红叶的杀手这时候都杀眼了,他们虽然都带着武qi,但对方的人数实在太多,冷眼大量,至少也有数百号之众,他们浑身是铁,又能撵碎几根钉,这十名红叶的杀手倒也干脆,见己方中了人家的圈套,被重重包围,已没有逃脱的可能,干脆放弃抵kang,全部缴械投降了.

  可惜红叶的杀手一身本事,就这样糊里糊涂的做了北洪门的俘虏,消息传回到了上海,侯小云又惊又骇,半晌回不过神来,陆寇和萧方等人也都傻了,事已至此,再想杀孟旬,基本已没有成功的可能.

  不知过了多久,陆寇长叹一声,说道:"现在,我们的任何行动似乎都被谢文东了如指掌,处处受制,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还是向向大哥禀明情况吧!"

  鬼主意最多的萧方这时也没了主意,听完陆寇的话,他点点头,无力地说道:“好吧!”

  广州。

  在向问天想来,于秀珍落入敌人之手,就算没有被杀,也肯定吃了不少的苦头,他已打定主意,无论付出多么打的代价,也要把于秀珍从对方的手里救出来。

  回到广州后,他第一时间赶到李月萍的别墅,现在,别墅周围都是南洪门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将别墅围了个水泄不通。到达之后,他先是向南洪门的干部们了解一下情况,然后给别墅内打去电话,亲自和刘波、灵敏谈条件。

  接到向问天的电话,刘波和灵敏相视一笑,说道:“我们的条件很简单,只希望向老大能进来一叙,至于你带多少人,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话,便将电话挂断了。

  向问天想也未想,当即就准备象别墅里进,周围的南洪门干部吓出一身冷汗,纷纷上前阻拦,劝向问天不要冲动,更不要中了对方的诡计。只一个于秀珍被对方劫持,就够令人头痛的,如果掌门大哥再被对方劫持住,那事态就更加严重,不可收拾了。

  向问天心急女朋友的安危,对周围众人的劝阻根本听不进去,带上李典等几名贴身保镖,直向别墅内走去。

  当然,他之所以敢这么做,也不仅仅是简单的冲动。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9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