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四十二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四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女生问得直接,谢文东先是一楞,随后呵呵笑了,反问道:“你怎么知道?”

  “他有抢!”女生指了指站在谢文东旁边的木子。木子老脸一红。刚才他觉得自己的动作够隐蔽了,没想到女生的眼睛倒尖得很,竟然被她看见了。谢文东转头白了木子一眼,然后问女生道:”你又什么事么?“

  ”带上你做什么?”木子笑西西的故意逗她,说道:”我们东哥可不却女朋友。“

  女生一本正经地问道:“那却什么?”

  木子状似认真地揉着下巴,想了一会,“倒是却个秘书。”

  “我做!”女生正色说道。

  五行兄弟连同谢文东都被她的摸样逗笑了,后者摇头说道:“小姑娘,你现在要做的是学习。”他拉开车门,要回车上。

  娃娃脸的女生动作极快,见谢文东要走,快步上前。伸手将车按按住。目光坚定的看着他,说道:“我是认真的。”

  这女生身手不简单,刚才谢文东就看出来了,感觉他应该受过专门的训练,虽然对他的身世很好奇,但谢文东并不多问。双方毕竟素未平生,毫无瓜葛。现在见女生致意要跟自己,他心中一动,下意识地认为他另有企图。可是一看女生对清澈得近乎透明的大眼睛,又不象心计沉重之人,这让他多少感到有些茫然。谢文东笑文道: “你为什么要跟着我?”

  女生一字一顿地说道:“我想加入黑社会。”

  谢文东摇头道:“你的父母不会同意的。”

  女生扬头道:“我没有父母。”谢文东怔了怔,默然地看着面前这个一脸倔强的女生,如果他说的不是实话,那么就是她的演技

  太高明了。谢文东暗暗摇头,本想拒绝,但定眼细看女孩的模样,他又改变了注意,从怀中的口袋

  里拿出一张名片,夹在指间,说道:“如果明天早上你起床的时候还没有改变主意的话,那么就打电话给我。”

  说着话,他将名片塞进女生的手里,双眼弯弯的一笑,转身回到车上。

  无行兄弟互相看看,皆觉得奇怪,东哥不会真的打算收下这个只刚刚见过面的小女孩吧?这等于

  是带坏为成年少女嘛!

  女生清澈的眼睛似乎能看透旁人的心事,她小心翼翼地将谢文东给她的名片收好,然后对无行兄弟说道:“我刚

  过完十九岁的生日,已经成年了!”说完话,提起书包,在无行兄弟目瞪口呆地注视下,走了。

  金眼回过神来,恩了一声,随后老脸一沉,低声呵斥道:“如果以后你再敢轻易对外炫耀,我就把你的门牙打掉!”

  “咯咯!”土山和火眼听完,在旁连连坏笑。

  深夜,零晨十二点。北洪门的突袭行动终于开始了。

  按照原定计划,北洪门兵分两路,分别由东心雷。袁天仲和刘波。任长风带领。谢文东也没有坐镇

  在堂口里,亲自到了现场,只是坐在车里没有出来,静静地关注着整个战场的局势。灵敏将北洪门

  的眼线倾巢派粗豪,分散在全城各处的主要路段,监视分散在各地的洪门分会帮众的举动。而S市的分堂主刘泽把能聚集的兄弟全部聚集在堂口内,做好一切的准备,只能谢文东下令出去。

  现在已是万事俱备。

  且说东心雷和袁天仲这一队,他二人带了八百多名北洪门人员前往桃园,到了目的地之后,二人通过夜视远望镜远远地观望着静悄悄、黑咕隆咚的工地,东心雷沉吟片刻,首先开口说道:“咱们若是带着八百多号兄弟直接冲进去,目标太大,容易被对方发现!”

  “没错!”袁天仲点点头,顺水推舟地说道:“不如这样,我先带二百兄弟进去,雷哥带其余的兄弟等在外面支援,如何?”

  东心雷呵呵一笑,说道:“先带二百兄弟进去,我同意,不过,还是由我来打头振吧!”

  第一次对阵十五家洪门分会,东心雷想试试对方的深浅,而袁天仲又急于立功表现,两人都想先打这个头阵。

  二人相持不下,最后,东心雷把手一扬,说道:“算了,你我也不要再争了,咱们就一起进去!”袁天仲问道:“那谁来照顾等在外面的兄弟?”

  东心雷一笑,道:“这个简单!”说着话,他转身叫过来一名小头目,低声交代道:“一会,我和天仲带二百兄弟先进去探个虚实,你领其余的兄弟留在这里,随时等我的电话,明白吗?”

  “是,雷哥!”那小头目连忙点头答应。

  东心雷冲着袁天仲一甩头,道:“我们走!”

  他两人带着二百名的北洪门人员悄悄摸进工地里,里面面积巨大,完工的、未完工的楼房一座挨着一座,想凭空猜出洪门分会的头目藏咄在哪里,即使是神仙也难办。袁天仲看着四周密集的楼群,一筹莫展。

  见他的速度降下来,旁边的东心雷急声说道:“天仲,速度快点,咱们可别让长风和老刘先拔头筹,抢了头功去!”

  袁天仲苦笑着把他拉住,摇摇头,又向周围弩弩嘴,低声问道:”这里有这么多栋楼,你知道对方藏身在哪栋里吗?“

  东心雷先是一楞,随后笑了,说道:”先进去再说!对方在工地里肯定安插有眼线,咱们的眼睛放亮点,抓到对方的眼线一问便知!“

  袁天仲嘟囔道:”这……这不是碰运气吗?“

  东心雷拍下他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打道:”兄弟,打仗本来就是碰运气,富贵险中求嘛!“说着,又向前急行,又道:”别说了,快点走!“

  小区刚刚建设,里面还没有规划,崎岖的小路东一条、西一条,错综复杂,除了楼房外,空地上大多堆积着砖土,看起来更加混乱,东心雷和袁天仲在里面摸索前进,时间不长,两人都有点转向。

  正向前走着,袁天仲猛的拉主东心雷的手腕,向路边的土堆后藏去,同时低声说道:”前面有人来!“

  东心雷精神一振,对跟在后面的兄弟连连挥手,示意众人赶快躲避。

  时间不长,前方果然传来脚步声和低低的谈话声。东心雷暗暗点头,向袁天仲挑了挑大拇指,赞叹他的耳力灵敏。

  袁天仲淡然一笑,两眼瞪得溜圆,在土堆后露出半个脑袋,眼睛一眨一眨地注视着前方。

  很快,前方道路上走来两人,借着昏暗的灯光,只能看清楚二人的衣着,浅绿色的衣服,又脏又破,脚上穿着胶鞋,看起来象是工地里的工人。

  袁天仲眉头大皱,转头看向东心雷,后者这时也看清楚了,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被对方的假象骗了,抓过来问问再说!”说着话,他向后面的北洪门众人连打手势。

  脚步声越来越近,当那二人马上要走过土堆的时候,道路两旁猛的串出五条黑影,速度之快,如同扑食的猎豹一般,那两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已经被人家扑倒在地,同时嘴巴也被堵住。

  顿时,两人的脸色全白了,吓得六神无住,惊慌失措地连连晃着脑袋。

  五条黑影一点也没客气,动作娴熟利落地将两人绑个结实,然后象拖死狗似的拽到土堆后,往东心雷面前一扔,低声道:“雷哥,怎么处置他俩?”说着话,特意将随身携带的刀片抽了出来,在那两人面前连连摇晃、比画。

  那两人看着凶神恶煞般的众人,还有那明晃晃的刀片,吓的差点尿了裤子,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只可惜嘴巴被堵,连一句哀求的话也喊不出来。

  东心雷走到二人近前,手臂左右一挥,各给二人一记耳光,低声喝道:“别他妈哭了!我问你们,你们想死想活?”

  那二人坐在地上,又是摇头又是点头。

  东心雷亮出开山刀,顶在一人的肚子上,根声说道:“你要是敢叫,老子活剥了你!”说着,他将那人嘴巴里的破布条抽出来。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啊!”那人终于可以开口说话,脑袋一着昏暗的灯光,只能看清楚二人的衣着,浅绿色的衣服,又脏又破,脚上穿着胶鞋,看起来象是工地里的工人。

  袁天仲眉头大皱,转头看向东心雷,后者这时也看清楚了,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别被对方的假象骗了,抓过来问问再说!”说着话,他向后面的北洪门众人连打手势。

  脚步声越来越近,当那二人马上要走过土堆的时候,道路两旁猛的串出五条黑影,速度之快,如同扑食的猎豹一般,那两人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已经被人家扑倒在地,同时嘴巴也被堵住。

  顿时,两人的脸色全白了,吓得六神无住,惊慌失措地连连晃着脑袋。

  五条黑影一点也没客气,动作娴熟利落地将两人绑个结实,然后象拖死狗似的拽到土堆后,往东心雷面前一扔,低声道:“雷哥,怎么处置他俩?”说着话,特意将随身携带的刀片抽了出来,在那两人面前连连摇晃、比画。

  那两人看着凶神恶煞般的众人,还有那明晃晃的刀片,吓的差点尿了裤子,鼻涕眼泪一起流出来,只可惜嘴巴被堵,连一句哀求的话也喊不出来。

  东心雷走到二人近前,手臂左右一挥,各给二人一记耳光,低声喝道:“别他妈哭了!我问你们,你们想死想活?”

  那二人坐在地上,又是摇头又是点头。

  东心雷亮出开山刀,顶在一人的肚子上,根声说道:“你要是敢叫,老子活剥了你!”说着,他将那人嘴巴里的破布条抽出来。

  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啊!”那人终于可以开口说话,脑袋一个劲地点着求饶。

  东心雷冷笑一声,道:“知道我们是谁吗?”

  那人木然地摇摇头,道:“不。。。。。。不知道。”

  “我们就是你们要找的北洪门的!”东心雷嘿嘿笑道。

  不过那人似乎没听懂他的话,眨了眨眼睛,随后哀求道:“大哥,你们要拿什么,尽管拿吧,只求你放过我。。。。。。”

  拿?拿什么?东心雷和袁天仲同是一愣。

  那人声泪惧下,颤声说道:“我。。。。。。我只是帮人家打工的,出来混口饭吃,上有老,下有小,大哥,你们就饶了我吧!”

  不是洪门分会的眼线?东心雷凝视二人,冷声问道:“你们不是洪门的?”

  “洪门?啥是洪门?”那人反倒被东心雷说愣了,眼中满是茫然。

  看他的样子不像是说谎,东心雷和袁天仲皆大失所望,前者不甘心,转到两人的身后,仔细查看二人的手掌,掌心和掌背皮肤都很粗糙,像老树皮一样,一看就知道是干粗活

  的。

  “妈的!”东心雷气得一跺脚,低骂了一声。

  袁天仲凝视二人,冷冷说道:“雷哥,即便他俩不是洪门的,也留他不得。”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6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