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三十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三十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这时候,即便是傻子也能看得出来,这小瓶子里装的肯定不是好东西。

  程媛媛细细回想整件事情的经过,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冷汗也随之流了出来,她看着段天扬,惊骇的问道:“你……你帮我解围,甚至受伤,这……这都是你事先安排好了的?”

  段天扬笑道:“看起来,你还不笨!”

  程媛媛当然不笨,不然也不可能做谢文东的秘书,只是她太淳朴,涉世未深,没能看出来段天扬的轨迹。她惊道:“你安排这一切,只是为了控制我去害谢先生?”

  “呵呵!”段天扬肩膀颤动,幽幽而笑,说道:“程小姐,你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那么你昨天晚上说喜欢我,这话也是骗人的了?”程媛媛忍不住打个冷战,面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甚至连段天扬这个名字都可能是假的,自己真是个十足的笨蛋,竟然这么轻易的相信于人,结果……

  “你错了!我说喜欢你,这话是真的!”段天扬穿好衣服,上前几步,走到程媛媛的近前,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

  程媛媛抬起头,严重满是迷离之色,段天扬淡淡的笑着,说道:“不过,我对你的喜欢,仅仅是八小时而已!”说着话,他手指猛地加力,狠狠扣住程媛媛的下巴,向上一提,使之高高扬起,他脸上依然待着迷人的淡笑,目光却已冰冷如霜,说道:“两天之内,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完,不然的话,我会把这些照片公布出去,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而且,还会打印一些邮给你的父母、亲戚、邻居们,农村人的思想都很保守,我想,你的父母看完这些,恐怕再没脸见人了,得活活被你气死,这,应该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段天扬的话说到最后,程媛媛的脸已毫无血色,比白纸还白,想不到,段天扬把自己调查的这么清楚,连自己的父母生活在农村都知道。如果真按照他所说的去做,结果如何,她不敢想象。

  “不要!不要这么做!”程媛媛脑袋乱成一团,慌乱的抓住段天扬的衣服,连连摇头,泪如雨下,颤声的哀求他。

  “呵呵!”段天扬对程媛媛的反应很满意,指指桌子上的小塑料瓶,说道:“记住,倒进谢文东的杯子里,两天之内!”说完话,用手指刮刮程媛媛的脸,随后站起身,得意的呵呵笑着。

  程媛媛看着那只小塑料瓶,慢慢的伸出颤抖的厉害的手,缓缓的抓在掌心中。

  “你现在可以走了!哦,对了,晚上我还会在这个房间里等你……”段天扬深深看了一眼程媛媛,面带淫笑,走出房间。

  北洪门总部。

  最近这段时间谢文东每天都来得很早,事态严峻,他不敢掉以轻心,时刻关注着最新的消息。

  进入办公室之前,见秘书的座位是空着的,他稍感意外,程媛媛是很守时间的人,在他印象中,她还从来没有迟到过。谢文东摇摇头,也没太在意,进入办公室里,叫来灵敏,询问敌人的动向。各个堂口在晚间哟没有发生什么乱子等等。

  灵敏想了片刻,将谢文东查问的问题一一告知。

  青帮的人员依然在向北洪门逼近,主力已基本到位,想必近期便可能发起进攻,另外,十五家洪门分会的部分人员进入河北一带,看样子要有所行动,至于望月阁,北洪门的眼线差不出来,对他们的动向也毫无所知。

  至于北洪门各地的堂口,都知道最近情况危急,争斗一触即发,个个皆是如临大敌,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听完灵敏的讲述,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小敏,将各堂口人力分布的详细资料给我打一份,我现在要看。”

  “是!”灵敏答应一声,起身要走。谢文武就扬头道:“对了,顺便给我拿张地图!”“没问题!”

  灵敏做事的效率很快,时间不长,便把谢文东想要的东西准备齐全。

  北洪门各堂口的资料,足足打了数十页之多,内容详细,即有人员的数量,也有所控制的场子,还有堂主的个人简介。

  对照这些资料,谢文东在地图上圈圈画画,表注出重点,同时构思已方如何去应战,如何打退敌人,如何取得胜利。

  不知过了多久,办公室的房门响了两声,程媛媛脸色难看地端着茶杯走了进来。

  谢文东头也没抬,专心致志地在地图上勾画,随口问道:“媛媛,今天生病了吗?”

  一句话,把程媛媛吓得一哆嗦,难以置信的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的鼻子好使得很,只闻飘散的淡淡香气,就知道进来的人是谁了。由于程媛媛从未迟到过,今天却破了例,想来可能是因为身体不舒服的原因。谢文东也只是随意地问了问,他的心思还放在如何抵御敌人的进攻上。

  程媛媛艰难地咽口吐沫,轻轻地应了一声,小心翼翼走到办公桌前,手掌不受控制的颤抖着,将茶杯放在办公桌上。

  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已让她汗流浃背。

  听她的嗓音和平时不太一样,谢文东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看,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之间程媛媛玉面惨白,额头不满了一层汗珠,身子虚弱得连连摇晃,好像随时会摔倒似的。斜纹放下笔,挺直身子,关切的问道:“远远,身体不舒服就请个假嘛,不要硬挺着,我叫人送你回家!”说着话,他准备向门外叫人,

  程媛媛连连摆手,强颜欢笑:“谢。。谢先生,不用了,我没事,真的没事!”

  “没事?”谢文东俏皮的挑起眉毛,玩笑道:“放心吧,请假不会扣你的工资!”

  “不。。。不是工资,我真的没事谢先生。”谢文东的关心让程媛媛很是感动,心中暖洋洋的,可一响段天扬,那张帅气呆着胆小的脸,他的心立刻又跌入谷底,整个人仿佛选入并交种,从内往外感觉到一股寒意。

  “矣”见程媛媛的态度坚决,谢文东也不号多说,说道“如果挺不住,就让同事们送你回家,不用向我报告。”

  “谢谢,谢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