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三十二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三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回到北洪门总部,谢文东从任长风那里接过手提电脑,然后让众人回去休息,只留下姜森一人。

  边向自己的房间走,谢文东边说道:“老森,想办法找一个军事技术的专家。”

  姜森为难道:“东哥,这样的人可不好找啊!中科院的专家都是受政府严格保护的。”

  谢文东笑了,翻着白眼道:“谁让你非要去中科院找专家了?随便找个研究军事技术的大学教授就好。”

  “哦!”姜森点点头,又问道:“现在吗?”

  “恩!”谢文东想了想,道:“现在就去找!态度客气一些,不要太强硬,知道吗?”

  “我明白!”姜森答应一声,转身快步离开。

  等他走后,谢文东长出一口气,走到自己房门前,刚要开门,雅诗象幽灵一样从他背后闪了出来。

  她没有说话,甚至来到谢文东身后没有发出任何动静,但谢文东却知道她来了,不是他感觉神经特殊,而是她身上特有的淡淡幽香暴露她的行迹。

  谢文东没有转身,边开房门边用英文问道:“雅诗小姐,这么晚还没有睡觉吗?”

  雅诗一怔,她觉得自己已经够小心的了,可还是没有瞒过谢文东。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语气冰冷地问道:“谢先生这么晚又去哪里了呢?”

  谢文东仰面轻笑,打开房门,转回身说道:“难道我去了哪里,还用向你汇报吗?”

  雅诗玉面一红,眼中闪过火光,她沉默两秒钟,说道:“我只是提醒谢先生,既然和我们合作,就要全心全意,不然,你非但得不到好处,恐怕……”她故意没有把话说完,面带逼人的傲气,用眼角余光瞄着谢文东。

  “呵呵——”谢文东悠然淡笑,手指敲着门框,摇头自语道:“真是伤脑筋啊!”说话间,没见他手臂怎样动,一把金灿灿的匕首从袖口中落到他掌心,接着手臂一抬,匕首锋利的刃尖已顶在雅诗白皙的脖颈。

  太快了,快到只是眨下眼的工夫。雅诗受过专业的训练,反应已经足够敏捷,但是她连躲避的想法都没来得及生出,脖子已被人家逼住。

  她能感觉到皮肤上传来的丝丝寒气,还有谢文东流露出的杀机,让她不自觉地打个冷战。刚才的高傲一扫而空,惊讶地说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谢文东狭长的眼睛眯缝成一条缝,不过那并不能挡住其中的杀气,脸上笑的那么灿烂,骨子里却透出阴寒,这种强烈的反差恐怕只有在谢文东身上才能找到。他幽幽说道:“我没有耐性,也没有善良的心地,我是个坏蛋,不要逼我讨厌你,不然,别说FBI,就算你们的上帝来了,我也照样会杀掉你!”

  雅诗身子一哆嗦,她能感觉得到,谢文东并没有开玩笑,他那冰冷骇人的眼神让雅诗产生一种马上就转身跑掉的感觉。

  看着脸色煞白的雅诗,谢文东嘴角高高挑起,身形向前一近,将她逼在墙角,两人身体之间的距离不足三寸。

  他另只手抓起雅诗的一缕头发,金黄的颜色比他手中金刀的颜色还要纯正,摸起来也很光滑柔顺,如同锦缎一般。他笑眯眯道:“你很漂亮!”

  女人一向很注意自己的相貌,雅诗并不例外,她当然知道自己很漂亮,不过,听到谢文东的赞美还是第一次,在自己被人家用刀逼住的情况下。

  她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想向后退,拉开两人的距离,但身后坚固的墙面让她难以退后分毫。如此近的距离下,她连谢文东脸上的汗毛都能看清楚。谢文东确实算不上英俊的男人,并不深刻的五官,平平凡凡的清秀相貌,但在他身上却具有一种特有的、迷人的神秘气息,特别是那双狭长的单凤眼,时而幽深,时而冰寒,时而热烈,溜光在黑眸中自然流转,让人看后,会忍不住迷失在其中。越是接近他,越是看不懂他究竟是怎样的男人。她满面通红,别过头,避开谢文东灼人的目光,紧张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她虽然不了解谢文东的为人,但想来男人哪有不好色的,如果现在他对自己用强,自己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想到这里,她的心跳一阵加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或是有那么一丝期待。

  不过,谢文东并不是轻易能让人理解的人,至少雅诗还没有理解他。

  从她的眼中看出她的担忧,谢文东哈哈大笑,直言道:“一个漂亮的女人,最好就是快些找个条件优秀的男人嫁掉,不要混进你无法控制的旋涡中,不然,香消玉损岂不是可惜了吗?!也对不起老天给你的眷顾!”

  说完,谢文东悠悠一笑,手腕一抖,收回金刀,晃身形走进自己房中,离关门前,他笑眯眯道:“对了,忘记告诉你,我对外国的女人兴趣并不大,你不用担心。”

  “咣当!”房门关上,雅诗依靠墙壁,站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好象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站,浑身乏力,手心中满是汗水。

  这时候她才感觉到,谢文东这个中国人比她想象中要厉害得多,也难缠得多。

  “雅诗,发生了什么事?雅诗,你听见了吗?”

  在雅诗的耳孔内,贴有一块圆形、半个指甲大小纸片,声音就是从这普通的纸片中传出。

  她精神一振,边急匆匆走向自己的房间边拉了拉衣领,轻声说道:“没事!”

  姜森做事,一向很快,特别有刘波的配合,更是快得出奇。

  第二天清晨,谢文东还没有起床,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他头发凌乱地坐起身,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谢文东有低血糖的毛病,每当熟睡时被人打扰,胸中总会有一股难言的怨气。

  敲门声并没有因为他的烦躁而停止,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该死的!”谢文东诅咒一声,飘身下了床,拉开房门,看到的是姜森那张憨厚的笑脸。

  谢文东发挥出他超凡的意志力,终于压住把这张笑脸一拳打扁的冲动。他语气地平缓地问道:“什么事?”

  他的语气虽然听不出丝毫的火气,但姜森了解谢文东的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