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二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二百一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大家别走错了哦!

  这晚,谢文东和高山清司谈了许多,既有正事,也有家常,两人心平气和的坐下来交谈,发现彼此之间竟有许多共同之处,对许多事情的看法也相识,交谈甚是投机,颇有相识恨晚的意思。

  当高山清司和西协和美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凌晨,等他们走后,金眼看出谢文东的脸上有几分倦意,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东哥,你真的打算和这个高山清司合作,甚至成为朋友吗?”

  合作是肯定要的,高山清司比入江祯更容易控制,至于朋友嘛,哈哈……谢文东笑而不语。

  金眼低声说道:“东哥要与高山清司合作,入江祯那边怎么办?我们现在还在用他们的情报网。”

  “嗯!这倒是个问题!”谢文东揉下下巴,笑眯眯地说道:“所以说,我们得先把金光铁夫扣住,如果山口组的情报网还能成为我们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若是不能,就将其彻底清除,我们的手里不是有他们的名单嘛!”

  “原来东哥早都已经算计好了。”金眼笑道。

  “呵呵,早想过会与入江祯有翻脸的那一天,所以先要下他们在中国情报网的人员名单,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用上!”谢文东打个呵欠,说道:“我困了,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谈吧!”

  第二天,高山清司与西协和美向谢文东辞行,返回日本。谢文东和他二人告别之后,给金光铁夫打去电话,让他立刻到自己的别墅来一趟。

  金光铁夫不明白怎么回事,接到谢文东的电话,毫无防备之心,急急忙忙的赶回来。带着翻译和两名随从到了别墅,与谢文东碰面之后,他疑声问道:“谢先生这么急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一笑,答非所问,反问道:“金光先生,你觉得我这里的环境如何?”

  “啊?”金光铁夫被谢文东莫名其妙的发问给问愣住了,他满面疑惑地愣了一会,然后忙笑道:“很好,很不错啊!”

  “既然金光先生认为这里的环境不错,那你就在这里住下来吧!”谢文东含笑说道。

  住下?金光铁夫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谢文东不会是要把这栋别墅送给自己吧?他压住心中的兴奋,面露茫然道:“谢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就住这里吧,以后也不要再出去了。”谢文东笑眯眯地打个响指,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左右两旁的北洪门人员一拥而上,各自掏出身上的手枪,将金光铁夫以及他的手下人逼住。

  金光铁夫被这突然的变化吓了一跳,兴奋的心情瞬间跌到谷底,在周围黑洞洞的枪口下,他本能地抬起双手,惊道:“谢先生,你……你这是要干什么?”

  谢文东耸肩道:“我刚才应该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你要胁持我?”金光铁夫瞪大眼睛,惊声道:“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合作的伙伴。”

  “以前或许是,但现在不是了。”

  “什么意思?”

  “呵呵,以后你会明白的!”

  金光铁夫脸色越来越难看,握着拳头怒道:“我会把此事通知给入江先生的。”

  谢文东摇了摇头,说道:“只怕,你是没有那个机会了。”说着话,他向北洪门的人员一甩头,人群中走出数名青年,将金光铁夫以及他手下人身上的枪械和电话全部搜走,随后取来绳子,不由分说地将其牢牢捆起来。

  “谢文东,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入江先生若是知道此事,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更不会放过你的……”

  金光铁夫拼命的嚎叫,可没等他说完,谢文东摇头打断他的话,笑眯眯地轻声说道:“入江祯恐怕是没有机会找我的麻烦了,因为他很快就自身难保了。”

  看着谢文东脸上浓浓的笑意,金光铁夫忍不住吸了口冷气,颤声问道:“什么意思?”

  “你的问题太多了。”谢文东摆摆手,下面的北洪门人员不给金光铁夫继续发问的机会,强行将他向外拖。

  “谢文东,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在声嘶力竭的嚎叫声中,金光铁夫被两名青年连拉带扯地拽了出去。

  金光铁夫被谢文东软禁,消息封锁的很严,入江祯以及山口组在中国的情报网都不知道这件事。但一连数天没有看到金光铁夫的人影,他的电话也处于关机状态,还是引起山口组在中国实力的疑心。

  早已经预料到这一点,谢文东让东心雷去威逼金光铁夫,让他给山口组打个电话报平安。在东心雷残酷的手法下,金光铁夫实在受不了,只好硬着头皮给山口组打去电话,称自己在外面办事,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回来,接到他的电话,山口组在中国的人员总算松了口气。

  瞒住山口组,谢文东这边可没闲着,日本洪门开始积极备战,毕竟要面对的敌人是山口组,前期不做好万全的准备,一旦开战,恐怕山口组的一轮猛攻就能把日本洪门压死。

  当初李威做日本洪门大哥的时候已经吃过山口组一次亏,被人家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他自己也被迫逃到中国。谢文东控制日本洪门之后虽然使其势力增长不少,但与山口组还是存在较大的差距。对于日本洪门有利的一点是,胡子峰潜伏在入江祯的身边,同时也得到了入江祯的信任和重用,这对日本洪门来说至关重要。

  日本洪门在紧锣密鼓的筹备,而入江祯却毫不知情,依然把全部的经历放在高山清司的势力身上。

  数日后,安哥拉的总理费尔南多带领安哥拉的外交团前往中国,对中国进行为期五天的外交访问。

  作为安哥拉国家银行股份的拥有者,谢文东也有受到邀请,但行事向来低调的他并没有参与。

  他没有去北京,访问中国的安盟官员却秘密来了T市与谢文东会面。

  双方在北洪门的总部洪武大厦见面。

  安盟人员一行四人,皆是黝黑发亮的皮肤,身上穿着笔挺的西装,在谢文东看来,他们的模样都差不多,区分他们,他一般都是从对方的身材上来看。

  这四人中一位岁数较小的中年人会说英语,谢文东与对方的交谈也是由他来做翻译。

  通过寒暄和简单的介绍,谢文东了解到这四人皆是安盟党派的人,而且身份都不低,其中的一位名叫弗朗西斯柯?皮莱斯?冈萨雷斯(以下简称弗朗西斯柯),是安盟的主席,现任安哥拉政府的副总理。

  将他们让到会客厅,招呼四人坐下,谢文东又让服务人员送上茶水。

  “我对谢先生慕名已久了,这次唐突来访,希望没有打扰到谢先生。”弗朗西斯柯十分客气,说话时语气不急不缓,显得十分有涵养。

  “哈哈!”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冈萨雷斯先生太客气了,对于阁下的到来,我欢迎还来不及呢!”

  双方又简单客套几句,方切入正题。

  弗朗西斯柯问道:“谢先生身为安哥拉国家银行的股东之一,以后在安哥拉有什么样的打算?”这是安盟最关心的问题,他们想知道谢文东是否要插手安哥拉政治的意向。

  谢文东笑眯眯的样子一成不变,脑筋却在飞速的运转着,他含笑说道:“我是生意人嘛,日后只想安哥拉安安分分地做我的生意,至于其他的嘛,那是政客的舞台,我不懂,也不想参与。”

  “哦!”弗朗西斯柯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笑问道:“不知道谢先生对政治有没有兴趣?”

  “政治?”谢文东笑了,摇头道:“我只关心我如何能赚钱,至于政治嘛,那是政客的舞台,我不懂,也不想参与。”

  弗朗西斯科说道:“以谢先生在安哥拉的影响力,完全可以左右安哥拉的政局,如果谢先生不参与,那实在太可惜了,而且也是一种资源浪费。”听谢文东的意思,并没有明显倾向于安人运,那就有必要把他拉到自己这边了。

  谢文东明白他的意思,摆摆手,哈哈笑道:“不管安哥拉由谁来掌权,都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再重申一次,我是生意人,我所考虑的是如何赚钱。”

  听他口气坚决,弗朗西斯柯也不好再坚持,正色说道:“以前我们和谢先生或许有不愉快或者误会的地方,还望谢先生不要介意,我们安盟很重视与谢先生之间的关系,如果谢先生以后在安哥拉与需要我们帮忙的话,尽管开口,我们一定鼎立相助。

  “那我先多谢冈萨雷先生了。”谢文东笑容可拘地点头说道。

  双方的交谈很愉快,气氛也轻松,会议室里不时传出哈哈的大笑声。

  晚间,谢文东在T市最豪华的酒店订下包房,邀请弗郎西斯柯四人前去吃饭。

  酒店包房内。

  弗郎西斯柯四人对满桌的菜肴赞不绝口,不管他们是不是真喜欢吃,但既然是受谢文东的邀请,即使吃得是黄莲也会装成吃得津津有味。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6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