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十六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谢文东一晃手臂,将牟相勇抓住自己手腕的手轻易震开。别看他身材清瘦,但力气却不小,牟相勇暗中也倒吸口冷气。

  “牟兄!”谢文东表情没有多大变化,狭长的双目弯弯,依然眯缝着带着微笑,说道:“你太激动了,我可以把今天的事当成没有发生过。”

  “哈哈!”牟相勇心中一颤,但仍强笑道:“谢文东,你不用装得那么高尚,老子不领你这个人情。你什么都别说了,跟我去找老爷子,如果老爷子说你做的对,我牟相勇认了,二话不说,马上让位,如果老爷子认为你做的不对,嘿嘿,谢文东,今天就有你没我!”

  褚愽见谈话已闹僵,牟相勇情绪激动,满面通红,五官扭曲,生怕谢文东有散失,挺身站起,快步走到牟相勇身后。

  谢文东嘴角挑了挑,说道:“牟兄,我希望你能搞清楚情况,现在北洪门的掌门人是我,而不是其他人!”

  牟相勇冷笑道:“好个见利忘本的小人!如果没有老爷子,你在洪门里算个屁啊!如果没有老爷子,你能坐在这里大放厥词吗?你现在翅膀硬了,连老爷子都不放在眼里了吗?”

  谢文东哼笑一声,道:“牟兄,我再说一次,现在,我是北洪门的掌门人!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

  牟相勇咬牙切齿道:“谢文东,老爷子当初怎么就没看出你这只白眼狼……”

  不等他把话说完,谢文东脸色瞬变,目光一挑,看向牟相勇身后的褚愽,眼中精光烁动,嘴唇抿了抿,然后转过身去。

  牟相勇没明白怎么回事,但他身后的褚愽却领会了谢文东的意思。他猛的伸出手,抓住牟相勇的后脖根,暗喝一声,手臂yongli,将牟相勇的脑袋重重按在办公桌上。

  身为北洪门的老将,情报部门的负责人,牟相勇也不简单。

  在被褚愽按倒的瞬间,他立刻感觉到不对劲,没时间细想,回手就准备掏枪。

  可惜,褚愽没给他拿出枪的机会。他顺手拿起装着鲜奶的玻璃杯,duizhun牟相勇的太阳xue,yongli地砸了下去。

  褚愽加入文东会还不到半年的光景,在文东会都属于新人,对北洪门更谈不上感情,在他的眼里,只有谢文东一个人。他丝毫没客气,下手极狠,只听啪的一声,玻璃杯粉碎,牟相勇痛叫一声,眼神涣散,满头都是血。褚愽松开手,牟相勇象是泄了气的皮球,顺着办公桌,缓缓滑到这地,太阳xue被砸出的血窟窿,汩汩流出的血染红了地毯。

  褚愽没有停顿,顺势蹲下身,从神志不清的牟相勇后腰掏出配枪,握着枪筒子,用枪把又在他脑袋狠砸两下方算作罢。

  见牟相勇已彻底失去知觉,褚愽抬起头,问道:“东哥,杀了他吗?”

  谢文东悠悠一笑,说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家法会收拾他的。”

  褚愽半懂不懂地哦了一声,弯下腰,拽着牟相勇的衣服,说道:“东哥,我先把他拖出去!”

  谢文东摇摇手,示意不用,然后拿起话筒,给东心雷打了电话,简单说明一下情况,让他马上来自己的办公室。

  放下电话后,谢文东赞赏地看了看褚愽,向他笑道:“不错!你做的很好。”

  第一次听到谢文东的夸赞,褚愽心神一荡,又是激动又是兴奋,有些飘飘然,刚要说话,谢文东从怀里掏出手帕,递给他,道:“兄弟,先把手包一包!”

  褚愽先是一愣,接着低头一看,原来自己的手掌心被破碎的玻璃杯划出一条两寸长的口子,鲜血正不时顺着指尖滴落,但或许神经太过于亢奋,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到疼痛。他忙接过谢文东的手绢,不好意思地结巴道:“谢……谢谢东哥!”

  时间不长,东心雷门也没敲,直接冲进了办公室,在他身后,还有任长风、五行兄弟、以及北洪门的一大群青年干部。

  看着躺在地面,脑袋象血葫芦似的牟相勇,大家一时间皆有点反应不过来,任长风快步来到谢文东近前,问道:“东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谢文东坐在椅子上,轻描淡写道:“牟相勇对我撤消他职务的决定心生不满,预谋不轨,企图暗杀我,多亏小褚警觉,及时发现,将他制服。”说着,指了指身旁的褚愽。

  “啊?”听到这话,众人纷纷倒吸冷气。

  要说牟相勇的为人,性情冲动,脾气刚烈火暴,但对帮会却一直都是忠心耿耿,想不到,竟然会做出谋杀掌门的事来。众人面面相对,不知该说什么好。

  东心雷蹲在牟相勇身边,摸摸他鼻子,还温呼着,他仰起头,咽口吐沫,对谢文东说道:“东哥,我这就联系长老处理这件事。”

  “恩!”谢文东点点头。东心雷站起身,对下面人说道:“把牟相勇抬下去,还有,带着这位……小褚兄弟去包扎伤口!”他和褚愽关系并不熟,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听谢文东叫他小褚,他也就这么叫了。

  褚愽站在原地没有动,而是看向谢文东,见后者点头后,这才跟着北洪门的人走了出去。

  经过任长风身边时,他皱着眉看了看褚愽手上被染红的手绢,语气冷漠地问道:“手没事吧?”

  褚愽和东心雷陌生,可和任长风却有师徒之实。龙虎队队员的身手、刀法,皆是由任长风解囊传授的,对他的尊敬仅次于对谢文东和姜森。听到他的问话,褚愽忙弯腰施礼道:“任大哥,我没事!”

  “那就好!”任长风高傲地仰着头,没有再看他,嘴上却小声叮嘱道:“手受了伤,不要沾水。”

  褚愽和任长风接触时间较长,知道他是典型面冷心热的人,表面上看,高傲的不近人情,其实对下面兄弟的照顾,有时候胜过姜森许多。他心中一暖,感激道:“我知道了,谢谢任大哥提醒!”

  任长风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还罗嗦什么,快去包扎伤口。”

  “是!”褚愽跟着北洪门兄弟走出办公室。

  东心雷问道:“东哥决定怎么处置牟相勇?”

  谢文东双手交叉,放在办公桌上,说道:“按家法处置!”

  按洪门的家法,谋杀掌门大哥形同造反,是第一重罪,要被乱棍活活打死的。东心雷身子一颤,看了看其他人,见大家也都流露出悲伤之色,他撞着胆子说道:“东哥,牟相勇对帮会有功,是不是可以从轻发落?”

  北洪门的新生代和老人之间虽然矛盾重重,但毕竟都是在洪门这个大家庭里,都是自家兄弟,谁都不愿意看到对方的下场太凄惨。

  谢文东环视一周,众人的表情一一尽收眼底,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暗中叹了口气,说道:“这件事,就让长老们去处理吧!我只提醒一句,牟相勇知道我们北洪门内部的大量情报,一旦放他走,叛逃到青帮或者南洪门旗下,对我们将会构成难以估量的威害!”

  东心雷听后,忙躬身说道:“东哥请放心,我一定会把东哥的话传给各位长老!”

  牟相勇暗杀谢文东的事,在洪门内掀起一场不大不小的波澜,虽然在他清醒后矢口否认,但携带枪械去见掌门人这一点是事实,他的‘带枪只为了防身’这样的解释,根本说不过去。

  牟相勇这次事件,也是北洪门内部重重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谢文东自掌管北洪门之后,大力提拔忠于自己的年轻一代,这本不可厚非,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人人都懂,即使换成旁人来当掌门,也会这样做,只不过是谢文东做的太急了。短短一年的光景,北洪门的老人已被新势力取代大半,如此一来,各种各样的矛盾也就随之产生,有新老交易的矛盾,有远近隔膜的矛盾,有内外猜忌的矛盾等等。只是谢文东控制的很好,能把帮会中的种种矛盾压住、盖住、隐藏住,但这毕竟是隐患,一旦出现机会,隐患就出爆发出来,而牟相勇很不幸,成了这个隐患的受害者。

  刚刚处理走牟相勇,克里斯和雅诗也被北洪门的人接到总部。

  进入谢文东办公室时,地面的地毯虽然已经换成新的,但房间中仍然飘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还有那浓浓的杀机。

  克里斯和雅诗互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似有似无的惊色。

  “哈哈!谢先生的办公室好气派啊!”克里斯压住心中的一丝寒意,打个哈哈,煞是羡慕的环视房中布局。

  话虽然这样说,但谢文东却看出他眼神中的警惕。

  谢文东仰面大笑,一口道破天机,说道:“克里斯先生,不用再找了,这个房间里没有埋伏任何人,在这里,在中国,如果我想杀你,还需要用偷袭的手段吗?”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