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他们的动作快,谢文东的动作也不慢,他放开张海欣,顺势扯开自己的衣襟,将手枪露了出来,然后对着众杀手连开数枪.

  谢文东的枪法是不怎么样,但对方的距离太近了,而且电梯的空间狭小,即使闭着眼睛开枪,也能打中对方.

  他连续几枪过后,又有两名还没来得及拣起枪械的杀手中弹倒地.谢文东还想继续射击,剩下两名杀手中的一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扯脖子怒吼一声,毛腰直向谢文东撞去.

  咚!他的脑袋重重顶在谢文东的小腹处,由于对方的冲力太大,谢文东的身体几乎都弹了起来,离地倒飞,碰在身后的钢板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闷响.

  谢文东只觉得小腹巨痛,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翻腾,差点把早上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那杀手毫不停顿,双臂紧紧勒住谢文东的腰身,把脑袋当锤子来使,刚猛的连续撞击谢文东的胸口.

  越南人发起狠来,毫无人性,凶残的如同野兽一般.

  谢文东被他的脑袋撞得胸口生痛,骨头欲裂,他想也没想,抡起手中的枪,对准越南人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

  啪!这一枪,可谓是砸得结结实实,谢文东只觉得虎口发麻,银枪脱手而飞,再看那越南人,脑袋顶被砸出个血窟窿,一瞬间,猩红的鲜血流淌出来,将他的整张脸都染成红色.

  谢文东的这一击是致命的,杀手的眼神开始涣散,再无光彩,可是他的双手仍死死得将谢文东搂住,有气无力的叫道:开枪……快开枪……

  另外两名杀手此时已将地面上的ak47步枪拣起,拉动枪栓,枪口对准自己的同伴和谢文东,牙关一咬,作势要扣动扳机。

  ak47是当今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半自动步枪之一,在如此近的距离下,能轻而易举的打穿人体,他这一梭子子弹若真打出来,抱住谢文东的杀手活不成,即使是谢文东也未必能保住性命,就算他有防弹衣护体,也未必能挡得住近距离的ak射击。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那名保安终于反应过来,“啊……”他两眼通红,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飞身向那两名端抢的杀手扑去,同时双手抓住ak47的枪筒,全力向上举起。

  “哒、哒、哒……”

  ak47的枪口喷出火蛇,一连串的子弹全部打在电梯的天花板上,子弹击穿钢板,发出脆声,再看天花板,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黑窟窿。

  瞬时间,电梯狭小的空间充满了硝烟味以为人肉烧焦的味道。保安虽然将AK47的枪口拖开,但滚烫的枪管将他掌心的皮肉烫熟,黑黢黢的,其布满血丝。

  保安忍住疼痛,握住枪筒的手不松,身子全力一扭,顺势用臂肘狠击杀手的面颊。

  啪!杀手鼻口窜血,眼前金星直闪,想不到一名小小的保安都如此凶悍,杀手咧开嘴,露出森白的牙齿,下面横扫一腿,将保安踢翻在地。

  保安是倒下去了,可是他的双手还抓住对方的枪筒,使劲的向身下压。

  “混蛋,去死!”杀手再次扣动扳机,随着急促的枪声,电梯下面的钢板又被打出一连串的枪眼。

  另一边的谢文东仍在和那名死死抱住他的杀手搏斗,他的拳头和脚和同血点一般打在杀手的后背和小腹,对方早已失去了躲闪能力,被打得鼻口喷血,可是双只手却象长谢文东身上似的,没有任何松开迹象。

  该死的越南人!谢文东手腕一抖,金刀滑落于掌中,对准杀手的脖子,毫不留情的刺下去。

  扑!金刀锋利的刃身刺破杀手的皮肉,由其脖颈的侧面深深扎了进去。

  “啊——或许是强烈的疼痛刺激了杀手的神经,他惨叫一声,腰眼猛的用力,将谢文东翻倒,同时,他的身子也随之摔倒在地。

  谢文东反应极快,杀手倒地的瞬间,身子一翻,压在对方的身上,单手抓住仍留在杀手脖颈深处的金刀,用力的向另一侧切去。

  杀手也预感到了这是自已的生死存亡之刻,收回双手,死死扣住谢文东的手腕,两人开始较量起力量。

  这名杀手的蛮力极大,又处于垂死挣扎,可以说将自身的体力爆发到了极至,不过可惜的是,他对上的人是谢文东,一个拥有着超强爆发力的男人虽然他的双手牢牢扣住谢文东的手腕,但谢文东手中的金刀还是一点点的横切过去.

  杀手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那冰冷的刀身在一点点的切开自己的皮肉,又一点点的划开自己的静脉,气管~~~~~

  啊~~~~~~

  在杀手发出的嚎叫声中,谢文东的金刀由杀手的脖颈的左侧一直切到右侧,三寸深的大口子不仅将杀手的气管撕开,甚至连他的喉头软骨都切成两半.

  滚烫的鲜血好似喷泉一般,喷在谢文东的脸上,身上,而他身下的杀手两眼翻白,口吐白沫.无力的四肢孩子啊剧烈地抽搐着.

  站在一旁的张海欣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么血腥的场面.哪怕是在电视和电影中也没有见过,现在身临其境,整个人都惊呆,吓傻了,仿佛失了魂魄.站在那里,小脸苍白,一动也不动.

  将近到冲杀手的脖颈处抽出,谢文东长长的嘘了口气,转头再看另一边,那保安和最后一名杀手还纠缠在一起,二人在地上翻滚成一团,拳头,指甲,牙齿,身体上凡是可以用来当成武器的部分二人都用上了.

  谢文东从地上捡起自己的银枪.对保安大声喊道:让开!

  此时的保安和杀手已经打得近乎与疯狂状态,那还能听见谢文东的叫喊,见他毫无反映.谢文东走上前去,一把将保安的后脖领子抓住,猛然用力向上一提,那膀大腰圆,一百六七十斤的保安竟然被他象抓小鸡一样给硬生生提了起来.

  即使上身在半空中,那保安还两眼血红的对着杀手张亚舞爪.四肢胡乱的挥舞着.嘴里发出不是人声更像野兽的嘶吼

  杀手也同样如此,他没有看到谢文东,只见保安神奇般的悬浮在空中,他怪叫一声,从地上翻起,如同疯子一般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