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零九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一百零九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2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前段时间,南洪门确实有打算收购白家在黄浦地区的部分场子,以此来稳固自己的势力,但被白紫衣婉言拒绝了。以现在的情况在联想起这件事,白紫衣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向问天不值掉发生了什么事,见白紫衣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疑问道:“白兄,发生了什么事?”

  白紫衣看着向问天,表情僵硬了片刻,突然笑了,说道:“没事没事,只是发生了一点小意外!”说着,他回头对那名报信的亲信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回去妥善处理一下。”

  “白先生,我们就这么算。。。。。。”

  不等大汉说完,白紫衣狠狠瞪了他一眼,沉声道:“我的话,你没听见吗?”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发生这样的事情,若是让来宾都听见,白紫衣觉得自己的脸面也没地方摆了,自己以后还怎么在上海混?白家的威信会受到多大的影响?这些他都要考虑,而且究竟是真是假,他还不敢肯定,所以这个亏他只能吃了,至少现在还不能声张。

  大汉见他脸色阴沉,目露凶光,吓得一句话也没敢说,急忙低头走了出去。

  等大汉出去之后,白自已脸上又挂上灿烂的笑容,站直身躯,环视众人,笑道:“不好意思,诸位,刚才发生了一点小意外,下面的小兄弟不懂规矩,破坏了大家的雅兴,还望各位不要见怪!”

  “哈哈——”

  一听这话,宴会上凝重的气氛消失,立刻又变得热闹起来,许多人纷纷笑道:“白先生太客气了!”“是啊,白先生!”“白先生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众人七嘴八舌的纷纷表态,只有谢文东和向问天没有说话。

  虽然啊二人没有听清楚大汉说的是什么,但他二人都能看得出来,发生的肯定不是白紫衣嘴里说的小事情,但是至于是什么,二人就不清楚了.

  不过谢文东觉得,应该和向问天有关系,因为此时白紫衣看向问天的眼神发生了变化,脸上是在笑,但眼神中隐隐约约透出怒火和阴毒.难道,刚才下面人的报信是和南洪门有关系?谢文东笑眯眯坐在椅子上,心里却在暗暗琢磨着其中的玄机.

  宴会进行的很热闹,酒是好酒,菜是好菜,白紫衣还特意花巨金聘请许多明星来表演助兴,大堂内时不时起爆发出笑音和掌声.谢文东对这些不感兴趣,倒了一杯可乐,走出大堂,站在别墅的院内,抽出香烟,点燃,仰面望向天际

  你怎么在这

  谢文东的烟没抽上几口,身后突然传来娇脆的声音.他转回头一看,原来是白燕,今天宴会上的人很多,谢文东并没有注意到她,现在定晴一看,忍不住在心里发出一声暗叹.

  白燕是个漂亮的女人,尤其是今天,穿着白色的晚礼服,将娇美的身躯展现无疑,脸上画这淡妆,给人的感觉既惊艳又不浓烈.走来时,身上带股淡淡的迷人香味,让人的眼球不自觉的跟随她的身影转动.

  白小姐,你好!谢文东客气有礼地微微点下头.

  他在打量白燕的同时,后者也在打量他.谢文东身上依然穿着藏蓝色的中山装,白白净净的皮肤,消消瘦瘦的身材,轻轻秀秀的容貌,如果不是了解他的身份,谁都不会把他和黑道的大哥联想在一起。

  她扑哧一声笑了,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站在这里干什么呢?”

  谢文东仰头说到:“看星星。”

  “星星?星星有什么好看的?!”嘴上这么说,可白燕还是抬起头,寻着谢文东的目光举目望去。

  这夜天空蔚蓝,晴空万里,繁星点点,如同无数颗的水晶,像饰坠一般悬挂在空中,煞是漂亮,白燕望了好一会,方低下头,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欣赏过夜空了,她有感而发,说到:“是很美!不过和那些永恒的星星比起来,人是在太渺小了。”

  “呵呵!”谢文东笑道:“没错!人是很渺小,在这个世界上只占一小块的地方,但人的名气却是可以无限大的,甚至能流传千古,受万人所瞩目。”

  白燕眼睛一亮,转头惊讶的看着谢文东,问道:“这就是你的目标吗?”谢文东摇头,淡然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为什么不回答我?”

  不等谢文东说话,这时,白紫衣走了过来,看了看他二人,笑呵呵地问道:“你俩在聊什么?”

  “白兄!”谢文东耸肩道:“没什么,我在这里抽烟时,白小姐恰巧过来了。”

  “哦!”白紫衣应了一声,别有深意的含笑说道:“那我没有打扰到你俩吧?”

  白燕都起嘴,没好气的白了其兄一眼。

  “哈哈!”谢文东见状,在旁仰面大笑,说到:“白兄这是说的哪里话来?”顿了一下,他又道:“对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是?”

  知道谢文东问的是什么,白紫衣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强颜而笑,转头对白燕说到:“小燕,你先替我招待下客人,我和谢兄弟有话要谈。”

  白燕撇撇嘴角,好奇地问道:“要谈什么是?”白紫衣心情不佳,不耐烦的摆摆手,说到:“你不要管那么多,快去!”

  “哼!谁喜欢听?!”白燕重重地哼了一声,赌气地转过身去,快步离开了。

  白紫衣对谢文东无奈地笑笑,说道:“我这个妹妹,真是被我宠坏了。”

  “白小姐虽然有些小姐脾气,不过本性还是不坏的。”谢文东这是实话实说,在他看来,白燕单纯的狠,和白紫衣比起来,干净得如同一张白纸。

  “呵呵!”白紫衣点头笑了笑,接着,他又长叹口气,说道:“刚才,下面的兄弟来想我禀报,我们白家在黄浦地区的十余个场子被人砸了。”

  “哦?” 谢文东一愣,白紫衣的场子被人砸了,他首先向导的是青帮,毕竟白家和青帮的关系很糟糕,可是转念一想,当时白紫衣听完手下人的汇报后,对向文天的态度出现异样,难道,是南洪门做的?想到这,谢文东自己都想笑,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事,首先,向问天不是这种背后插刀子的人,何况今天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