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四十八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四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铁宁赶到银河公墓的时候,除了满地的尸体,在没有找到一个活口,他如同疯了一般,大

  发雷霆,在命令青帮帮众全面封锁广州的同时,他带人追了下去,进入东莞庄一带,请帮众杀手象是一面张开的网,将整个东莞庄翻个底朝天,连谢文东的影子都没看到。谢文东好像凭空消失了似的,在东莞庄这里人间蒸发。

  身为斩首刀的铁宁也不是傻子,马上预感到有人在帮谢文东脱身,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经常在东莞庄一带活动的东北帮。

  花都夜总会大门外。

  青帮的汽车已将街道的两头堵死,铁宁,彭真,魏东东,邱平四人站在夜总会的大门前,脸色都很难看,一个比一个阴沉,在其后方,是黑压压一片的杀手,帮众,人数超过三百号,杀气腾腾,气焰逼人。

  当李开河带着七名心腹以及二十余名看场的小弟从夜总会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般场景,他的东北帮就弱小的可怜了。

  咽下一口吐沫,他强挤出笑容,尽量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走上前去,说道:“是什么风把青帮的兄弟们吹到我这里来了,哈哈。”

  铁宁两只眼睛放射出阴森森的冷光,直勾勾盯着李开河,过了半响,没在他脸上看出什么,他方冷冷一笑,说道:“少他玛和我这些场面话,我只是想知道,谢文东在哪里?”

  “谢文东?北洪门的谢文东?”李开河惊讶地问道。

  “没错!”铁宁背着双手,脸上如同挂了一层寒霜,说道:“把谢文东交出来,我们一切都好商量,若是不然,嘿嘿,你今天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呵呵,铁大哥这是说的哪里话?谢文东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来我这个小地方,要找谢文东,应该去南洪门找啊,我想铁大哥是找错了地方!”李开河说话时,表情虽然平静,但整个心已经提到嗓子眼。

  “你不知道?”铁宁大步走上前,说道:“谢文东就是在东莞庄这里消失的,你竟然告诉我不知道?”

  李开河正色说到:“东莞庄这么大,谁进来,谁出去,我怎么会清楚?铁大哥这么说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铁宁两眼一瞪,背于身后的手猛然抬起,手中的枪恶狠狠顶在李开河的脑袋上,咬牙说道:“李开河,交不出谢文东,我就要你的脑袋!”

  到了这时候,它即使真交出谢文东也没有好下场,两边不讨好,死的会更惨。李开河豁不出去了,正色说道:“难道青帮的人做事是这样蛮不讲理,以强凌弱吗?你们当初进入广州,拉拢我们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青帮在广州与南洪门交战,天时,地利,人和样样都不占,所以刚进入广州时,韩非就定下策略,青帮所以行洞只针对南洪门,对其他黑帮实行怀柔,拉拢的政策,广州毕竟是人家的地盘,一旦树敌太多,对己方不是很利。

  青帮的口号一向喊得很好,事实也是这么做的,并拿出大笔金钱买同不少黑帮的老大,让他们站在自己这边。

  东北帮是倾向南洪门的,但也没有公开与青帮为敌,一直以来,双方都是相安无事,现在李开河这么说,是想用话压住铁宁。

  若是平时,若是其他的事,李开河的话还会有些作用,但现在铁宁要找的是青帮头号劲敌谢文东,哪还能听进去这些。他慢慢握紧拳头,狞声说道:“你是真不打算说出来了?”

  看着铁宁满面狰狞的样子,李开河的冷汗流出,他面颊的肌肉踌躇几下,摇头说道:“对于铁大哥的欲加之罪,我没什么好说的!”

  “草你玛的,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说着,他手腕一抖,扣动扳机。

  “嘭!”

  子弹贴着李开河的脸庞飞过,几乎将他整个耳朵打掉,瞬时间,鲜血将李开河的半个脖子染得通红。

  “你们不要旗人太甚!”两名李开河的心腹看不下去,双双冲出,抡起手中的片刀,直向铁宁冲杀过来。

  不等铁宁出售,周围的青帮杀手们一拥而上,将两人拦住,同时,十多把枪砥柱他们的脑袋。

  铁拧深深吸口起,阴声说道:“李开河,你给我听清楚了交不出谢问东,我今天就荡平你的东北帮!”

  这时,与李开河关系交好的几名老大纷纷从夜总会走出,看到这般局势,几人皆是一震,内蒙帮的老大名叫那顺,他与李开河私交最深,见他被打伤,他怒火中烧,大声喝道:“你们做的是不是太过份了?”

  想不到这还有这么多的老大在夜总会里,青帮众人皆是一怔,铁宁亦暗暗皱起眉头。

  那顺继续说道:“刚才,我们一直都在夜总会喝酒,开河做错了什么,让你们青帮兴师动众来了这么多人,想打架是吗?有种的把枪放下,和老子单条!”他越说越怒,声音也越来越大,双手叉腰,站在场中,目光不停地扫来扫去。

  “妈的!”彭真低骂了一声,晃身准备上前,一旁的魏东东拉住他,微微摇了摇头。

  如果此事只涉及李开河一人,那还好说,无论是杀他,伤他,甚至端掉他的的东北帮,都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但事情牵扯几家帮会的老大,可能变得就不简单了,一个处理不好,会影响青帮在广州的声誉。

  铁宁也考虑到这一点,眉头皱的更深,眼前这几个帮会老大,即使捆在一起他也不放在眼里,杀掉他们如同捏死一只蚂蚁,只是回去之后,无法向老大交代。

  谢文东的事情,已经被他搞砸了,如果再发生其他的乱子,自己简直没脸混了。想到这,他暗暗叹了口气,本是铁青的脸色缓解许多,疑声问道:“你们刚才在喝酒?”

  “没错!”那顺理直气壮地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们刚刚参加了南洪门的聚会,但觉得没有尽兴,就来到这里继续喝。”

  铁宁闻言,转头看向魏东东。

  魏东东是青帮的首席智囊,很多时候,韩非也听从他的建议,此时,铁宁实在没办法,询问他的意思。

  魏东东吸口气,眼珠提溜乱转,考虑片刻,他轻轻说道:“先撤!”

  铁宁目显凶光,握着枪的手紧了又紧,沉默半晌,他无奈摇头,目光扫过那顺,看向李开河,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说道:李兄弟,刚才出于误会,多有得罪,实在不好意思了!告辞!说完,又向手下的兄弟们一甩头,喝道:走!

  青帮的人来的快,走的也快,三百余人,眨眼工夫消失得干干净净。

  等青帮的人离开之后,李开河如同虚脱了一般,擦擦额头的冷汗,对那顺苦笑道:谢谢!

  "你我兄弟还客气什么?那顺向前凑了凑,低声问道:开河,谢……谢先生真的在你这吗?

  李开河淡然笑了笑,没有回答,走向另外几名老大近前,连连拱手道谢。

  且说上了车的铁宁,气得呼哧呼哧直喘粗气,忍不住回头问道:小魏,为什么要让我撤?

  魏东东悠悠一笑,耸肩说道:这几个家伙死不承认,我们也没有办法。

  铁宁一楞,随后急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谢文东真在他们的手上!

  我不确定,魏东东说道:但是,他们肯定有问题。如果李开河真不知道谢文东的下落,平白无故被铁兄打了一枪之后,会这么轻易的放你走吗?李开河为人刚烈直率,即使他不敢和我们动手,也会和我们纠缠好一会的,可是刚才……

  可是刚才,他他玛连屁都没放一声!彭真眼睛一亮,接着魏东东的话头说道。

  没错!魏东东含笑点点头。

  铁宁一拍大腿,喜道:那我们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找那个王八蛋,逼他说出谢文东在哪!

  不妥!魏东东摇头道:如果他硬是不说,我们又没有证据,拿他没办法。现在非常时期,韩大哥很重视社团的声誉,杀掉李开河是小,影响社团与其他黑帮之间的关系是大。

  你们的考虑就是太多了!彭真气道:我们混的是黑道,做事还要个狗屁证据,一会顾虑这个,一会又顾虑那个,束手束脚,真是让人憋气!

  铁宁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点头说道:小魏说的对!如果真把黑帮势力都逼到南洪门那边,对我们社团的形式十分不利。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魏东东笑道:谢文东十之八九就在东莞庄这一带,只要我们封锁住这里,他肯定跑不掉,剩下的事情,就需要我们再好好想想办法了。

  花都夜总会。

  下面的小弟简单地为李开河的耳朵做了包扎,随后,他带着那顺以及几名老大,上到三楼,进入谢文东等人所在的会议厅。

  看到谢文东,那顺几人皆是一惊,想不到大名鼎鼎的北洪门大哥还真在李开河的场子里。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4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