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四十七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卷 翻手为雨 第四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十卷 翻手为雨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哒哒哒——”青帮众人的子弹全部打在自己人身上.可怜那人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打成了筛子。

  黑影丝毫不停顿,池体的跨下钻出,手中软剑顺势挥出,正斩在一名杀手的胸口处,只听得当郎一生,那人身上的防弹背心起了作用,挡住黑影致命的一剑。

  双方同时是一愣,杀手没有想到黑影的动作这么快,黑影也疏忽了对方身上的防弹衣,但相比之下,黑影的反应更快一些,没等对方回神,单手前伸,扣住杀手肩膀处的防弹衣,猛的用力一抡,喝道:“出去!”

  防弹衣哪能承受的住一个人的体重,侧面的口子应声而开,杀手从防弹衣里掉出,一头向后方的众人撞去“咚!”

  众杀手见他猛飞过来,吓得急忙闪身躲蔽,他们闪开了,可旁边的汽车闪不开,杀手穿过众人,一头撞在车身上,随着闷响声,车身的铁皮凹下去好大一块,杀手的脑嗲也头破血流,昏死过去。

  “哎呀!”见冲出来的黑影如此勇猛,杀手们直被吓得心惊胆战,连连后退,同时,手中的枪也慌忙的乡黑鹰连续扫射。

  黑影间双方距离拉开,自己再也没有得手的机会,身形一滚,从汽车的一侧反倒另外一侧,趁着敌人停顿的瞬间,又飞身窜进树林内.

  不用问,这黑影正是袁天仲,他冒险从树林中冲出,虽然只伤到对方四人,但却成功地阻止住杀手对谢文东等人的压制。当杀手还想向袁天仲逃走的树林开枪时,五行兄弟缓过气来,举气手枪,对着众杀手又是一阵乱射。

  枪声中,六名杀手中弹到地,原本20多号人,经袁天仲这一闹,又只剩下十几人。这时,后方车灯闪烁,又上来5辆轿车。青帮杀手精神大振,反观谢文东5人,倒是满面苦色,青帮的杀手简直如同潮水一般,一波连这一波,打不尽,杀不绝,倒下一批,马上又有另外一批填补上,机房的弹药即使在充足,也架不住这么消耗。

  “东哥,这样打下去不是办法,我们还是先撤吧!”

  金眼摸摸口袋,在数清一下弹夹里的子弹,额头涔出虚汗。谢文东也明白此时是该撤退的时候,可是,自己向哪撤?没有车。根本跳不出杀手的追击,托藏进树林里,青帮人员只会越聚越多,那是自己这些人更没有机会跑掉,他眯缝着眼睛,说道:“要想办法,抢下对方一辆车!”

  金眼眼口吐沫,为难得摇摇头,对方汽车是不少,距离己方也不远,可是要过去强抢,得顶着敌人数十把枪的火力,即便是铁人也得被打成铁饼。

  五辆轿车车门打开,走出20号黑衣青年,其中有人带着耳麦,手中清一色的手枪。“兄弟,快过来帮忙!”一名蹲在车后的青帮杀手边开枪边回头大声喊叫。

  “谢文东在哪?”带头的青年将手枪上膛,毛腰跑到杀手身边,疑声问道。“就在那片树林里!”杀手用枪筒点点谢文东等人所在的树林.

  嘿嘿冷笑道:“他们这回是跑不了!”不过,点子的枪法很准,已经伤了我们很多兄弟,大家都小心一点!

  “太好了!”青年微微探头看了一眼,咧嘴而笑,抬起手枪突然顶住杀手的脑袋,毫无预兆,猛的就是一枪。

  “嘭!”的近距离的射杀,毫无半点悬念。杀手连怎么回事都没弄明白,脑袋一偏,身子如同受到重撞,横着扑倒在地,溅射而出的鲜血将车身染好大一片。

  “啊——”青年众杀手简单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搞不清楚自己人怎么杀起自己人了。

  不过,他们看错了,来者二十人并非青帮人员。青年的枪只是拉开序幕,其余的十九名青年纷纷将枪口对准众杀手的脑袋,连续扣动扳机。

  “彭、彭……”这不是战斗,而是赤裸裸的枪决。

  十余名青帮杀手在骇然和迷茫中死于非命,每具尸体的眼睛都是大睁开,直到死,他们仍然充满疑惑。

  最先开枪的青年藏于车后,伸手入怀,掏出一张黑色的卡片,高高举起,连连摇晃,同时高声喝道:“东哥,我们是血杀!”

  对方的阵营中突然穿出枪声和惨叫,谢文东等人正觉得奇怪,听到青年的叫喊声,精神顿时一振,再看那张高举的黑色卡片,正是血杀的黑帖!谢文东大喜,对五行说道:“是血杀的兄弟来了!”说着,他从树林中走出。

  来者确实是血杀的人。

  姜森、刘波等人带着张婧跑了,但血杀的兄弟没有跑,按照姜森的意思,他们隐藏在西村附近,观察战局。

  当杀手铺天盖地追杀谢文东时,他们趁机杀掉两名青帮的杀手,同时拿下二人身上的对讲机以及耳麦,铁疑在用对讲机给手下人下令的时候,血杀的众人也听得清清楚楚,偷下几辆汽车,便直向北环高速而去。

  通过铁疑的不时下令,他们对谢文东所在的方位了如指掌,全速行驶,第一时间赶到交战的现场。

  看完血杀众人的解释,谢文东嘘了口气,拍拍带队队长的肩膀,赞叹一声,“好样的!”

  说完,他向后方望了望,又急道:“此地不能久留,我们快走!”

  青帮的杀手死个精光,留下数辆汽车,这回谢文东不用再因为没有交通工具而犯愁,他与众人上了数辆轿车,迅速行出墓地。

  按照谢文东的意思,此时身后没有青帮眼线,自己也不用再去李开河那里躲避,可直接开车出广州,随便去哪个城市,附近的佛山也好,东莞也好,只要有机场就行。

  可是血杀通过青帮的对讲机得知气急败坏的铁疑已封锁住全部出城的路口,并在各个收费站安插下大量的青帮帮众,检查过往车车辆。

  知道这个消息之下,谢文东细细一琢磨了最终决定还是去找李开河。

  在东莞庄一家名叫花都夜总会的门口,谢文东见到已在那里等候多时的李开河。

  李开河身边没有多少人,只有6.7名精干的汉子。谢文东受到青帮的追杀,既然要收留他,必须得杜绝消息,李开河只把几名自己信的过的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