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一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大家别走错了哦!

  看着办公桌上的银色手枪,中年人不敢去质疑谢文东的话,他看得出来,只要自己说半个不字,谢文东真的可能会杀掉自己。

  他四前想后,沉默好一会,终于拿起电话,让拘留所的下属把李爽以及其他被捉拿的文东会和草原狼帮众一并押送过来。

  时间不长,李爽和十几名大汉在数名警察的压制下,来到局长办公室。看到走廊和办公室里有那么多士兵,几名警察皆是大感茫然,没等弄清楚怎么回事,被蜂拥而上的士兵强行压在地上,身上的配枪顺便也被解掉。

  三眼上前,从警察身上搜到钥匙,快步上前,将李爽等人的手铐打开。

  谢文东看向李爽,后者显然没少受到警察的‘关照’,鼻青脸肿,浑身是伤,本来就够肥胖的脑袋比以前又圆了一圈。

  李爽见到谢文东,真象是见了亲人,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放回到肚子里。既然东哥来了,哪怕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似乎知道自己肯定没事了,心情随之松缓下来,李爽伤痕累累的脸上露出笑容,咧嘴叫道:“东哥……”他的声音有些囫囵不清,原来门牙掉了四颗。

  谢文东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虽然李爽浑身是伤,让他心痛,但总算没有性命之忧,心中稍安。他转目瞧瞧其他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有伤痕,他问道:“巴特是哪位?”

  李爽转头看看,摇头道:“东哥,巴特没在这里!”

  谢文东一愣,转回头看向中年人,问道:“局长先生,为什么还少一个人呢?”

  中年人面色一变,结巴道:“那个……那个巴特不在我这里。”

  谢文东反问道:“那他在哪?”

  中年人摇头道:“不……不清楚!我们把他抓了没多久,他就跑掉了。”

  见对方说话时目光飘浮不定,显然没有在说实话。谢文东冷笑道:“局长先生,你是不是认为我很好骗啊?”

  中年人脸色煞白,说不出话来,这时,李爽走上前来,小声说道:“东哥,巴特确实没有在看守所,这几天,其他的兄弟都见到了,却偏偏没有看到他。”

  闻言,中年人顺水推舟地说道:“是啊,是啊!这位兄弟可以证明我说的话没有错。”他象是抓到救命稻草,急忙解释。

  “我证明你妈!”李爽这几日天天挨警察的考问,不知吃了多少苦,恨得牙根直痒痒,现听到中年局长的话,抬腿一脚,正中中年人的面门。

  别看李爽个头不高,矮胖的象个皮球,但一身力气可不小,这一脚踢出,中年人连声都没吭,直接晕死过去,嘴巴张开,口角流出血水。

  谢文东本来还有话要问,但此时中年人已失去知觉,他皱着眉头瞪了李爽一眼,责怪他出手太重。

  李爽不傻,当然也看出谢文东的意思,象是做错事的小孩,沉默无声,垂手低头的退到一旁。

  谢文东叹口气,环视一周,对警察说道:“等你们局长醒过来后,告诉他一声,人我已经带走了,不过事情还没有完,我还会再找上他的,让他做好准备!”说完,他向李爽和三眼等人挥挥手,走出局长办公室。

  那名带队的上尉随即向手下士兵下令,全体撤退,将缴械下来的手枪纷纷扔在地上。

  周围警察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没有一人敢上前阻拦的,反而在心里皆长出一口气,瞄了一眼躺在地上被谢文东打死的警察,暗叫侥幸,幸好自己不象他那么傻,拍局长的马屁却拍到枪口上,丢了性命不说,而且还死得糊里糊涂。

  出了警局,谢文东把草原狼那些大汉打发走,让他们找到阿日斯兰和巴特,立刻联系自己。

  等那些人走后,他让三眼派出人手,在暗中跟踪他们,这次出事,使他对阿日斯兰和巴特乃至整个草原狼都产生了怀疑。

  当晚,谢文东没有离开开鲁,而是让李爽等兄弟先回H市养伤,怕路上再发生变故,他派三眼亲自护送。

  三眼担心谢文东在开鲁有失,特意留下心腹爱将陈百成及几名龙堂精锐兄弟协助他。

  两天后,已到达H市的三眼接到巴特打来的电话,称最近风声太紧,他和哥哥阿日斯兰一直躲藏在浑善达克沙地。

  三眼立刻将消息转告给远在开鲁的谢文东,并把巴特的联系电话给他。

  谢文东按照电话号码和巴特取得联系,相约在浑善达克沙地的边缘小镇浩来呼热碰面。

  当日晚,谢文东给姜森打去电话,让他调集一批血杀组成员协助自己。姜森现在还在吉乐岛训练龙虎队,不能亲自赶来,但血杀的人手还全部留在中国。

  三日后,谢文东一路风尘仆仆,终于赶到浩来呼热。

  此时正是炙夏,天气炎热,浩来呼热接近沙漠,更是热得好象下火一般。由于浩来呼热一带比较落后,没有铁路,更不通飞机,谢文东等人只能坐气车。

  身在车内,即使开着空调,仍能让人感觉胸口发闷,支流汗水。

  陈百成在文东会也算身份颇高,和谢文东同坐一车,他边用手帕擦额头的汗水边小声嘟囔道:“奶奶的,这是什么见鬼的地方!”

  他坐在副驾驶座位上,抬头通过倒车镜偷眼打量谢文东,后者虽然身穿深色中山装,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汗痕,此时正屏息端坐,闭目养神。

  陈百成真想去问问谢文东,为什么你不热,可惜,他没敢。

  开车的金眼听见他的嘟囔,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兄弟,至于这么热吗?”

  在陈百成眼中,金眼只是个谢文东身边的保镖,根本不把他放在心上,懒着回答他的话,不满地问道:“你就不能把冷气再开大点吗?”

  金眼对他的态度毫无在意,指下空调调节器,耸肩道:“这已经是最大的了。”

  陈百成喘着粗气,诅咒道:“该死的破车!”

  一路上,人烟罕见,进了浩来呼热,终于看到人烟。

  金眼回头问道:“东哥,我们去哪里找巴特?”

  谢文东睁开眼睛,向左右看了看,柔声说道:“友好客栈。”

  友好客栈是一家旅店,也是阿日斯兰和巴特藏身之处。金眼从来没到过浩来呼热,当然不知道友好客栈怎么走,向当地人打听,可人们大多数听不懂他的话,少数几个能听懂汉语的人,也是没听过友好客栈这个地方。

  在小镇里逛了好一会,也没发现友好客栈究竟在哪,金眼正一筹莫展时,有为身穿黑色背心的蒙古汉子在路旁伸手拦住汽车。

  金眼心中一动,将车停住,放下车窗,打量对方。

  这个蒙古大汉三十出头,一身的横肉,皮肤晒得漆黑,好象铁打的一般,从他脸上、手臂上以及胸口上横七竖八的刀疤能判断得出来,此人可能是道上的。

  金眼问道:“朋友,有事吗?”

  那蒙古大汉小心的向左右望望,然后低下身,小声问道:“兄弟,我找谢先生!”他的汉语讲得不错,语正腔圆,十分地道。

  金眼一听,眉毛挑起,问道:“你是……?”

  蒙古汉子没有说话。

  金眼还想发问,可闷热难当的陈百成早已不耐烦,从车窗里探出脑袋,问道:“你大哥是不是阿日斯兰?”

  蒙古汉子闻言脸色一变,惊讶地看着他。

  陈百成没好奇地说道:“别他妈装了,有什么不敢说的?!东哥现在就在车里,快让你们老大出来接东哥!”

  蒙古汉子斜目,看了看车后座的谢文东,觉得他和老大对自己描述中的谢文东模样差不多,点点头,说道:“老大在友好客栈,我带你们去!”

  金眼松了口气,总算找到向导了,他笑道:“上车,给我们引路吧!”

  陈百成在旁冷言冷语地说道:“大好的架子啊,还让东哥亲自去见他,他以为自己谁……”他话到一半,发现谢文东正瞪着自己,吓得一缩脖,把下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在蒙古汉子的指引下,汽车进入一片平房居民区,东拐西转,最后连金眼都有些转向。

  当汽车开车一处黑色大门前,蒙古汉子忙道:“到了!”

  金眼推开车门,从车内走出来,环视左右,摇头苦笑。

  此处位于居民区深处,放眼望去,周围皆是落魄的破烂平房,再看面前这个大铁门,贴着破烂不堪的门神,上面挂有一面用蒙古文写的牌子,他疑问道:“这就是友好客栈?”

  蒙古汉子点头笑道:“没错啊!”

  金眼摇头苦笑,这样的地方,如果没有对方指引,自己即使把浩来呼热翻个底朝天,也未必能找得到。

  车里的谢文东也在打量周围,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