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四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八十四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竟然有这样的人,难得一见啊!”任长风虽然惊讶,不过还是兴奋的呵呵笑了起来,说道:“有机会,要好好会会他!”

  上午,陈百成调集的各路援军纷纷到达长春,可由于力量太过于分散,每波的人数也不是很多,没等接近堂口,就被四大据点里的文东会的群众打得四散奔逃。与此同时,谢文东吹响了进攻堂口的号角。

  负责进攻前门的李爽和张龙,进攻后门的是何浩然和战英。这一次进攻,可比李爽和刘桂新那次要犀利得多,不但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其战斗力也要强上许多。

  有谢文东的亲自指挥督战,王维使不出花样,只能硬着头皮咬牙迎战,战斗进行得异常剧烈,双方人员的听命都十分严重,尤其是王维这边,由于迟迟看不到援军的影子,士气低落,缺少信心,战斗力也随之大打折扣,伤亡呈直线上升。

  战斗过了两个多小时,谢文东下令撤退。

  等文东会的人退却之后,王维长出一口气,擦擦额头的汗水,再一清点人数,发现手下可战斗的人员锐减了两成。这时他可沉不住气了,再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多久,堂口肯定保不住。王维被迫无奈,只好给陈百成挂去告急电话。“成哥,谢文东的攻势太猛了,我这边快要顶不住了!”

  陈百成心烦意乱地看着手表,说道:“怎么能顶不住?我已经让各地的兄弟去支援你了,现在他们应该到了!”

  王维急道:“是啊,他们是到了,可是我连他们的影子都没看见就被谢文东给打跑了!成哥,如果再不派来象样的兄弟,分堂肯定保不住,成哥,堂口里的数千兄弟可都在等着你呢!”

  被王维这一催,陈百成也乱了手脚,长春是他重点打造的第二本部,不仅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而且还是J省的中枢,一旦有失,那J省其他的地方也就危险了,最终的结果将会是全线溃败,整个J省都被谢文东强占,如此一来,自己非但没有优势可言,还会陷入极大的被动。

  可是,这时让他派出精锐去支援,哪里还有精锐?自从和谢文东交战以来,主力人员损失惨重,现在,除了长春分堂的精锐人之外,剩下的那些都在随他进攻DL的龙堂堂口,若分派出去一些,龙堂怎么打?

  陈百成急得原地打转,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问道:“王维,组织文东会进攻分堂的人是谁?是谢文东吗?”

  “没错,就是他!”王维抓头道:“要是换成旁人,我还能与之抗衡,可对方是谢文东,我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谢文东……”陈百成揉着下巴,沉声道:“安排唐寅,想办法干掉他,就算杀不掉,也要把他打伤,或者把他吓跑,只要他不在战场,文东公的进攻会有所收敛,只有你再坚持两天,我这边解决掉该死的三眼,就会全力去救援你!”

  “成哥……”王维咽口唾沫,为难道:“唐寅会听我的话吗?”

  “放心吧,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

  当天下午,长春。

  下午地点多时,天色刚暗,原本龟缩在分堂内的王维突然主动出击,攻击围堵在堂口后门处的豹堂和飞鹰堂的人员,他调派出来的人力是不少,但打了不到十分钟,王维就急急下令,让手下的人又撤了回去。

  何浩然和战鹰颇为莫名其妙,没明白王维要干什么,说他要突围,可是没等向外突就撤了,说他要打击己方,可刚开始打,还没分出输赢就又跑回去,真让人改不懂,何浩然想了想,将此事告诉给谢文东。

  谢文东多聪明,听完之后,略微一琢磨,心里就已猜到个大概。肯定是陈百成看分堂口要保不住了,但又不想在此时分兵增援,所以,就想出个让唐寅来刺杀自己的缓兵之计,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还算是合理的策略,无论自己是死是伤,只要退出战场,那文东会的进攻就会减缓许多,从而为陈百成赢出足够的时间,何况,以唐寅的身手他的确有这个能力,只是,分堂口周围都是文东会的人,他无法轻易出来,尤其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动手,王维就制造出个突围的假象,吸引己方注意,唐寅再乘乱混出来。

  如此说来,唐寅也快到了。

  谢文东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张研江,任长风,袁仲天等人,嘴角一挑,悠悠说道:“唐寅要来杀我!”

  张研江等人一惊,齐声问道:“东哥怎么知道的?”

  谢文东笑道“陈百成要做最后的一搏,想来的釜底抽薪,险中求胜。”其实陈百成这招,谢文东早已帮他想到了,他站起身形,从衣架上取下外套,笑咪咪的说道:“我们就给陈百成一个机会,走我们吃饭去!”

  张研江怔道:“东哥,唐寅既然要来找麻烦,我们就不要出去了。”

  “在这里,他是不敢动手的,我们得找个他能动手的地方。”

  别看谢文东所住的小旅馆不大,但是里外都是文东会的人,就算唐寅能潜伏进来,伤了谢文东,不过再想出去,可就难上加难了。唐寅不是傻瓜,当然不会在这里进行刺杀。

  谢文东吃饭的地方是家距离分堂有几条街相隔的小烧烤店。

  冬天的时候,东北的烧烤店是最火的,无论白天晚上,客人都是不少。

  这家小饭店规模不大,只有一层,屋里还算干净,谢文东和袁仲天近来的时候,里面有四五桌的客人。

  谢文东身边带的人不多,除了袁仲天之外还有三名小弟,五人分两桌,谢文东和袁仲天坐在窗户的位置,三名小弟则坐到旁边的空桌,时间不长,一名十七八岁的服务员走了过来。谢文东要了两瓶啤酒,几叠小菜以及若干的烤肉串。

  过了十分钟,他点的东西纷纷送上,谢文东和袁天仲边吃边喝边聊,满脸的轻松自在

  正吃着饭饭店门外又走进一人,二十多岁的摸样,脸上笑呵呵的,走进来之后,他环视一周,看到谢文东时,眼睛突然一亮,随后又打两起谢文东周围的人

  直到服务员向他走来,正要询问的时候,青年才动身,直奔谢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