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七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六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中年头目看到赵辉从中控室里出来,而穿的衣服是自己堂口的服装,看相貌,他也觉得眼熟,感觉是自己人没错,但是,他肯定不是中控室的人。他皱着眉头,冷声问道:“你去中控室干什么?”

  赵辉笑了笑,没有答话,只是突然一伸手,掌中的手枪对准了中年头目的脑袋。

  “嘭!”毫无预兆,赵辉什么话都没有说,抬手就是一枪。他的枪法,深受过姜森的指导,虽然比不上姜森,但这么近的距离下,还是弹无虚发的。

  中年头目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眼中带者惊骇,脑袋已被一枪打穿。他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身后的手下纷纷惊叫一声,有数人举起手中的枪。

  不给他们开枪的机会,赵辉连扣扳机,嘭嘭嘭,枪口怒射出数颗子弹,将拿枪的几名大汉瞬间点杀。

  “是敌人!”龙堂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接着,哗的一下,举刀向赵辉冲去。

  开枪又打倒两人,赵辉算计子弹也差不多了,将枪收起,顺便抽出匕首,与冲杀过来的众人战在一处。

  他手中的匕首是军刀,要比普通的匕首要长许多,也锋利许多,中间为镂空,即使刺进人的身体里,拔出来也毫不费力。赵辉的格斗技巧来自任长风,刀走偏锋,刁钻诡异,每一刀都是奔着人的要害而去。他手中匕首连挥,借着走廊狭小的空间,将一身本事发挥到及至。只见寒光不是闪烁而出,总会伴随着鲜血和惨叫。眨眼工夫,已有五人伤于他的刀下,躺在血泊中,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赵辉的凶猛,让龙堂众人心寒,攻击势头锐减。正在这时,一名青年从地上捡起一把手枪,对着赵辉就是一枪。

  赵辉看得清楚,可惜,他的速度快不过子弹,他将婶子尽量偏了偏,避开要害,不过子弹仍打在他的肩膀上。赵辉身子一震,倒退两步,不等对方补射第二枪,他手腕一抖,匕首脱手而飞,正射在那青年的脖颈上。

  这一记飞刀,力道十足,将青年的脖子都刺穿,刀锋入骨时发出一声脆响。

  青年嘴巴大张,双手把着喉咙上的匕首,身子晃了几晃,一头栽倒在地。

  “他没刀了,兄弟们,上啊!”随着叫喊声,龙堂的众人又冲杀上来,一个个满面狰狞,仿佛要把赵辉生生活吞了一般。

  一名青年最先冲到赵辉的近前,抡刀就砍,赵辉身子灵敏的一闪,躲开对方的锋芒,接着,脚尖一挑,将地面的一把片刀钩起,抓在手中,顺势向前一递,扑哧一声,片刀的大半没入青年的小腹。

  “啊——”青年咧嘴痛嚎,赵辉提起腿,一脚将他踢开,同时拔出片刀,与后面冲上来的敌人又战到一处。

  危机的环境能激发人体最大的潜力。赵辉双手持刀,虽然被对方逼的连连后退,可是,他每退一步,总能让对方付出血的代价。

  他退出二十步,龙堂只剩下十余人,走廊里,留下长长一列的尸体和伤者。

  赵辉虽然杀敌无数,可是本身也是中了数刀,加上肩膀的枪伤,他每挥一刀,身上都传来难以言表的巨痛。

  看着浑身是血却仍勇猛无敌的赵辉,龙堂这十余人胆怯了,从内心最深处生出一股寒意,忍不住一点点的向后退却。

  正在这时,陈天宇带着大队人马闻讯赶到。看着单枪匹马的赵辉,再瞧瞧走廊里一地的尸体和伤者,他也大吃一惊,暗道一声厉害!他带来的手下足有二百之众,站在走廊里,放眼望去,密压压的一大片,仿佛要把走廊塞满。

  这些人纷纷举起片刀,大吼着向赵辉杀去。

  陈天宇叫喊道:“别把他杀了,留下活口!”对方只有一个人

  ,杀掉倒是容易,他若一死,就彻底找不到三眼的下落了。

  二百多大汉涌来,好似潮水一般,赵辉心头一颤,拖着沉重的身躯,连连倒退。他倒退的速度,远远比不过对方的冲锋,很快,他又和对方打在一处。

  赵辉左突右挡,已将他的体力发挥到了极限,手中的开山刀砍折了,就冲上去和对方近身肉搏,拼着挨上几刀,抢下武器,和对方再战。

  这一战,足足打了十分钟,对方扔下三十多具尸体,渐渐退了下去。这时再看赵辉,衣服已被鲜血和汗水湿透,血水滴滴答答顺着衣角向下淌。

  连续的拼杀,他的体力严重透支,甚至连支撑自己身体的力气都快没有了,依靠着墙壁,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三眼被你们整到哪去了?告诉我,只要你肯告诉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真的,我不杀你!”陈天宇从人群中挤出来,看着强弩之末的赵辉,‘和颜悦色’地问道。

  赵辉抬起头,看了一眼五官已扭曲变了形的陈天宇,他嘴角抽动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话的力气,慢慢的,又将头低下。

  “你说啊!”陈天宇又上前一步,大声吼叫着。

  突然之间,赵辉猛的一挺身,手中的片刀一甩,恶狠狠向陈天宇射去。

  唰的一道银光,石火电光一般由陈天宇面颊飞过,接着,在他后身传出一声惨叫。一名大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刀刺中胸膛,当场毙命。

  陈天宇整个人都木在了那里,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人已伤成这样,竟然还能出刀,他麻木地抬起手,摸摸自己的面颊,觉得掌心热乎乎的,低头一看,手里都是血。

  “啊……”看到血,陈天宇如梦初醒,怪叫一声,吓得连连而退,拉着左右的手下,疯了似的嚎叫道:“杀了啊,快杀了他!”

  赵辉暗叹一声可惜,自己的最后一刀没有取了陈天宇的性命。这一刀,他用尽的最后的一丝力气,可惜,他严重透支的身体让他失去了准星。

  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来的众人,他笑了,回手摸向后腰,将手枪拔了出来。

  看到枪,原本逼过来的众人哗的一下,吓得又退了回去。

  赵辉的脸上泛起一层怪异的光芒,他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在吉乐岛受训时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