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五十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五十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什……什么……么?“靳林睁大眼睛,一时间还没听明白谢文东的意思。

  谢文东说道:“刘桂新对于我来说,是个障碍,你想办法,让他离开抚余。“

  靳林咽口吐沫,暗暗吸气,原来,谢文东是盯上抚育了。他摇摇头,说道:“东哥,刘桂新是成哥安排在抚育的,我哪有能力把他调走啊?”

  “没有办法?”谢文东笑道:“既然你没有办法,对于我来说你没有任何用处了。”说着,他扬起头,斩钉截铁地说道:“杀掉他!”

  随着他一声令下,水镜一拉靳林的头发,将钢针顶在他的脖子的皮肤上,毫无表情的说道:“不要紧张,刚开始或许会感到痛,一会就好了。”

  “别啊……别……”靳林吓的哆嗦成一团,脑袋向后仰着,双手胡乱得抓向谢文东的裤腿,连连嚎叫道:“东哥,我想办法,不……不要呀……”

  谢文东向水镜点下头,让她先等一会,他弯腰问道:“靳林,我的耐性是有限的,经不起考验,我也不想再问第二次。”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靳林汗如雨下,呼哧呼哧,大口的喘着粗气。啊是害怕,谢文东是什么人,他没见识过,但却也听说过,他说要杀自己,那绝不是吓唬,他可是能做的出来的!

  “我这个人很公平。”谢文东一提裤腿,笑呵呵地坐在茶几上,看着靳林说道:“别人帮我做事,我一定不会让他白做。”说着,他向刘波一甩头,后者将受里伶的皮包往茶几上一放,然后打开拉练,只见里面都是花花绿绿的百元大钞。

  靳林和手下人看到这一大包钱都有些傻了,一各个大眼瞪小眼,直勾勾的看着钱连咽口水。

  谢问东拍了拍皮包,说道:“这里面是一百万,你帮我做事,我不会亏待你,这些钱只是一半,等完事之后,我还会给你另外的一百万。”

  靳林有钱,但全部的储蓄估计比这一百万也多不了多少,这许多钱明晃晃地摆在他面前,要说不动心,那是骗人的,不过,他却不敢要啊!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目光从皮包里移开,看向谢文东,脸上带着不自然的笑容,说道:“东东哥的钱我、我怎么敢要呢?!”

  “呵呵!”谢文东笑了笑,柔声道:“现在,你想出合适的办法了嘛?”

  靳林低头,眼珠乱转,这个时候,他哪能想出什么好办法。他抹抹脸上的汗珠子,说道:“东哥,我我实在是”

  谢文东身子向前一探,说道:“你想不出办法,那么我帮你想好了。”说着,他伸手搭在靳林的肩膀上,说道:“你想陈百成私密禀报,就说刘桂新和我暗中私通,密谋倒戈,陈百成的疑心很重,定然会把刘桂新招回去调查,这样一来,刘桂新不就是离开了扶余嘛!”

  靳林说道:“我我这么说,成哥未必会相信。”

  “你会有办法让他相信的。”谢文东笑眯眯地说着。

  “这个我尽力而为吧!”靳林低下头。

  谢文东道:“不是尽力,而是一定要成功。不然,非但我给你的钱你要吐出来,你的性命也会保不住。”说话间,谢文东手上渐渐加力,捏着靳林的肩胛骨,悠悠说道:“对于我来说,想取你的性命,易如反掌,还不算什么难事。”

  靳林吓得脑袋嗡嗡直响,自己和陈百成比不了,身边没有那么多的保镖,他也养不起那么多的保镖,如果谢文东真派出血杀来干掉自己,那就很难躲得过了。他反应真快,立刻说道:“东哥,我是受了陈百成的蒙骗才跟他的,器似乎,我以自豪都是忠于东哥你的”“呵呵,很好!”谢文东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办成此事,我除了会给你另外的一百万,还会大大的提拔你!”

  “啊?”靳林一阵,装出又惊有喜的样子,连连说道:“谢谢东哥,谢谢东哥!”

  “只要你肯尽心尽力为我做事,我是绝不会亏待你的。”谢文东说道:“我给你两天的时间,两天后,我要看到刘桂新在扶余消失。”

  “是……是!”靳林答应地有些勉强。

  谢文东站起身,带上黑色手套,说道:“好了,我等你的消息,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一定,一定!”靳林忙从地上站起,必恭必敬地说道:“东哥,我送你。”

  “不用送了。”谢文东看了那几名躲到墙角处的女郎,他本想说话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动身走出房间。

  目送着谢文东这一行人走后,靳林感觉自己已快虚脱了,他胡乱擦擦满脸的汗水,长长嘘了口气,自言自语的叹道:“哎呀我的妈呀,快吓死我了……”

  出了夜总会,谢文东转头对刘波道:“老刘,你留下,盯着靳林,若是他把包房里的那几个小姐杀掉,你就回来,若是没杀,你直接把他干掉!”

  刘波一愣,随后,明白了谢文东的意思。

  谢文东和靳林的密谋,是件十分隐蔽的事,如果靳林真想为谢文东做事,那么,他一定会封锁消息,杀人灭口,防止风声外泄,如果他当时只是为了应付谢文东,他就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杀掉那几名小姐,而直接将情况汇报给陈百成就好了。

  “东哥,我明白了!”刘波答应一声。

  谢文东点点头,带着五行兄弟返回落脚之地。

  知道深夜一点左右时,刘波才返回来,进入谢文东的房间。谢文东和衣坐在床上,问道:“老刘,怎么样?”

  刘波一笑,说道:“东哥,你走不久之后,靳林和手下把那几名小姐领了出来,去了郊外的一处空仓库,先奸后杀,完事之后,将尸体就地掩埋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此言一点不假。”谢文东眯眼冷笑。

  “东哥,靳林这人阴狠险毒,留不得!”刘波低声说道。

  “嗯!”谢文东点点头,笑了。

  第二天,靳林给陈百成打去电话,没敢直接说明刘桂新与谢文东相互勾结,而是旁敲侧击地表示不满,说道:“成哥,谢文东现在的力量都集中在松原一带,内部必然空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