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四十七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九卷 覆手为云 第四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九卷 覆手为云      发布时间 : 2012/4/11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赵褶一死,下面的人更乱了,已分不请谁是敌人,谁是自己人,一各个皆抱头鼠窜,四散而逃。兵败如山倒,尤其是数千人,真发生混乱,再想重新集结起来就太难了。郝飞鹏见大势已去,干脆将外套一脱,混在人群中,慌忙逃走。

  他想逃,有人可不想放他离开。只见楼内跑出一人,手持钢刀,目光如电,站在台阶上环视左右,似在寻找某个人。这位正是豹堂堂主何浩然。

  这时,那个在赵褶背后下刀子的青年挤到郝飞鹏身旁,一把拉住他的袖子,大声喊道:“飞鹏哥,现在到处都是敌人,我们怎么办啊?”

  “去你妈的!”郝飞鹏一脚将青年踢开,低声喝道:“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别***来烦我!”

  “飞鹏哥,你不能走啊,飞鹏哥,你…………”青年好象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就是拉着郝飞鹏,不让他走。

  经青年这一闹,引起何浩然的注意,他将目光投来,看到郝飞鹏之后,他眼睛一亮,二话没说,提着钢刀,大步跑了过来。

  他来势汹汹,钢刀连挥,硬是在人群中砍出一条血路,快杀到郝飞鹏近前时,他大呼一声:“郝飞鹏,你往哪里跑?”

  青年见何浩然到了,立刻松开郝飞鹏的袖子,连挤带退,混入人群中,一会工夫就不见了踪影。

  听闻叫声,郝飞鹏回头望去,这一看不要紧,看清楚来人之后,他妈呀一声,直吓得魂飞魄散,怪叫着向前跑。

  可是,周围都是密压压的人群,他哪里能跑的出去。转瞬,何浩然已到了他的近前,两眼放着寒光,冷冷得看着郝飞鹏。

  郝飞鹏见自己逃不掉了,他将手中枪一扔,扑通跪倒在地,爬在何浩然脚前,抱住他的双腿,痛哭流涕地说道:“浩然哥,我错了,我该死,我不该鬼迷心窍,背叛文东会,背叛东哥,跟随陈百成这混蛋造反呀……”

  何浩然冷着脸,一脚将他踢开,怒声道:“你还有脸说这些话吗?路,是你自己选的,后果,也要你自己来承担!”说着,他慢慢将手中的钢刀举了起来。

  郝飞鹏连连摇头,哭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颤声说道:“浩然哥,看在夕日同门兄弟的情分上,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

  看郝飞鹏哭的如同泪人,何浩然心为之一软,正在他愣神的时候,忽听旁边有人急声大喊道:“小心身后!”

  何浩然神经一震,随后感到后面恶风不善,他急忙吸气,身子一弯,向前滚去。只听唰的一声,一把片刀几乎是擦着他的后背横扫了过去。一名身材高大的汉子手持片刀,站于何浩然的身后,见对方躲过自己的一击,他微微一楞,然后对郝飞鹏大叫道:“哥,快走!”

  跪在地上的郝飞鹏抬头一看,来人原来是他的堂弟郝飞龙。见何浩然滚了出去,他腾的从地上站起,向郝飞龙一抬手,喊道:“阿龙,跟上我!”

  “哥,你先走,我挡着!”郝飞龙的身手可比郝飞鹏强多了,一身的本事相当了得,也算是骁勇善战的猛将了。

  “背叛社团的人,谁都别想走!”何浩然一个箭步窜到了郝飞鹏的身后,探手抓住了他的后衣襟,猛的一扯,郝飞鹏惊叫一声,身子被他硬生生拉了回来。

  郝飞龙怒吼一声,抡刀上前,对准何浩然的脑袋就是一刀。何浩然忙身躲闪,与郝飞龙站在一处。

  郝飞鹏站在一旁,突然看到地上那支自己刚刚仍过的手枪,他慢慢蹭过去,将手枪捡起,拿在手中,慢慢对准正与自己堂弟厮杀在一起的何浩然。

  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何浩然看的清清楚楚,正在郝飞鹏瞄准的时候,他大吼一声,猛然加力,将郝飞龙逼退,随后,钢刀脱手而出,支奔郝飞鹏射去。

  “哥,小心点……”郝飞龙的提醒还是慢了一步。

  扑哧!这一刀,正刺在郝飞鹏的小腹上,后者惨叫一声,仰面而倒。

  “哎呀!”郝飞鹏痛声一叫,如同疯了一般,向何浩然一顿狂砍。

  手中的刀已扔了出去,何浩然没有武器,赤手空拳地与郝飞龙对战,及时是这样,仍然丝毫不落下风,没让对方占到半点便宜。

  打斗中,李爽和格桑也从楼内杀了出来,看到何浩然正与对方一名大汉作战,李爽二话没说,下了台阶,运足力气,弯着腰,低着头,向郝飞龙撞去。

  别看李爽个头不高,体重可是不轻,他的身体冲刺起来,稍微薄点的墙都能被他撞塌。他闷不做声的跑过来,郝飞龙根本没有注意,当他已是到不好的时候,在想躲闪,已然来不及。

  李爽前冲的身躯结结实实撞在他的胸口上。咚的一声,郝飞龙只觉得身子一轻,人随之飞了起来。

  他怪叫一声,足足飞出五米开外,方重重摔在地上。

  他摇了摇脑袋,刚硬地从地上爬起,可站起身没两秒钟,他的身子又弯下去,双手柱地,哇哇连吐了三口血,低头在看自己的胸口,下凹好大一个深坑,肋骨已断了数根。

  “嘿嘿!”李爽冷笑一声,揉揉撞的生通的的肩膀,笑道:“挺NB啊!还想站起来!”说着,他提到走到郝飞龙近前,开山刀向他脖子一伸,问道:小子,你服不服?”

  “服你妈……”

  不等郝飞龙骂完,李爽手起刀骆,用刀身狠狠拍在他的脑门上。啪!随着一声脆响,郝飞龙脑门顿时间血流如柱,两眼翻白,人也昏死过去。

  何浩然走到郝飞鹏身前,低头一看,脑袋摇了摇,虽然郝飞鹏还没有彻底断气,但人是确定活不成了,他刚扔出了那刀劲道太大,将郝飞鹏的身体都刺穿,刀剑在后腰探出。

  这一战,可谓是谢文东大获全胜,不仅打退了陈百成势力犀利的攻势,而且还斩杀了对方两名主将,杀伤和俘虏的敌人无数,更主要的是,这站过后,对敌我对方士气的影响非常巨大。谢文东现身,取得一场大胜,使文东会这边的士气大长,反观陈百成那边,人心惶惶,士气低落,不少人开始出现动摇,许多人都在暗中打算如何重新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