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六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二百二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本来,谢文东和警方都没有真凭实据能够认定魏东东和吴天聪的死有什么直接关系,但魏东东做贼心虚,一听到谢文东和警察都在找他的风声,他先跑了。

  这并不是因为魏东东胆子小,或者认为自己露出了破绽,他很清楚,在中国根本不讲究证据,即使警方没有真凭实据,如果想治他的罪,照样可以。况且现在又是谢文东和警方一起找他,明显有联手来对付他的意思,为了避免麻烦,他选择先离开上海,避避风声。

  他这一走,让荣守旺和警方更加相信,吴天聪的被杀肯定和他有关系,警方当即发布逮捕魏东东的逮捕令,并对外发出了通缉令。身为在黑道打拼的人,身上背有通缉令是很正常的事,对这点魏东东倒并不在意,真正令他和韩非头痛的是,荣守旺因为此事而记恨上了青帮,这对青帮日后在上海的发展影响太大了。

  正所谓偷鸡不成反蚀米,青帮陷害谢文东失败,反使自己陷入被动。

  听说魏东东逃跑,谢文东又找到荣守旺。这次,荣守旺对他的态度比上次又客气了几分,又是让座,又是让秘书端茶、递烟。

  荣守旺说道:“这次能找到真凶,多亏有谢先生帮忙啊!”

  谢文东淡然一笑,道:“荣书记客气了,你不是也帮了我的忙嘛!”荣守旺一句话,立刻让市局长把任长风从分局里放了出来。

  荣守旺摆摆手,然后,他正色道:“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抓到凶手,不知道此人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谢文东笑道:“其实,魏东东也不算是真正的凶手。他是青帮的人,做事也是听令于人,真正的凶手,应该是青帮的老大,韩非。”

  荣守旺点点头,道:“可惜,我们不能治他的罪。而且,这个人的背景也不简单,在中央方面,有些权贵贼为他做靠山。”

  “恩!”谢文东冷笑,说道:“韩非出手大方,出巨款买通一些中央高官也是很可能的。”

  “据我所知,韩非和杜天杨的关系非比寻常。”说话间,荣守旺目光幽深,别有深意地看着谢文东。

  “杜天杨?军委副主席?”谢文东吸了口冷气,低头沉思不语。他对这个人,绝对不陌生。杜天杨是军委副主席,在军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的儿子杜祥忠也是高官,北京军区的副总参谋长,而杜祥忠的儿子,谢文东就再熟悉不过了,那正是被他施毒计害死的杜庭威(因为彭玲的关系,杜庭威和谢文东结仇,详情见坏蛋 1)。杜庭威的家世之显赫,由次可见一斑。不过,杜天杨父子皆属北京邦一系,而谢文东所属的政治部属于上海邦一系,长久以来,派系的纷争给了谢文东机会,加上现在又是上海邦执政,这让杜天杨父子拿他没有办法,不过,在谢文东炸掉魂组大楼而被迫出逃所坐飞机爆炸的事,正是由杜天杨父子搞出来的,要不是有上海 BANG的顶级高官暗中提醒,他很可能就已经死在那场空难之中了。

  政治这东西,是世界上最黑暗、最残酷无情的,其程度要远在黑社会之上,在政治斗争中,人命就显得微不足道,一文钱都不值。

  “呵呵,谢先生应该很了解这个人吧!”荣守旺说道:“你与杜天杨的恩怨,我听说过,现在,韩非勾搭上他,你以后可得小心了。”

  韩非这人很聪明,不和自己比品黑道,开始和自己玩起政治了。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我的原则一向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想要玩,我就陪他们玩到底!谁生谁死,谁能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荣守旺看着谢文东,在他身上,能感觉到一种阴柔、藏而不露的霸气,好似天不怕,地不怕,又好似能洞察一切玄机。难怪高层会把谢文东招进政治部,这么做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是谢文东这人年轻气盛、桀骜不逊,又头脑精明、智慧过人,不容易控制啊!别看荣守旺只是一市之长,但考虑问题的角度,已是站在一个极高的立场上,当然,他进入中国的权利核心——中央,也只是时间问题。

  他叹了口气,说道:“话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小心提防一点的好。”

  “我知道!”谢文东含笑点头,道:“多谢荣书记关心。”说着,他顿了一下,话锋一转,道:“对了,如果不出意外,韩非近期会来找你。”

  “找我?”荣守旺先是一惊,接着,呵呵笑道:“他找我干什么?”

  虽然他脸上的神色没有变,但谢文东还是从他眼中看到一丝怯意。这点可以理解,荣守旺是上海的市委书记,身份和地位都极高,但韩非毕竟也是青帮的老大,手下帮众不计其数,真要找他报复,还是很麻烦的,何况,在他背后,更有杜天杨这个军部高官撑腰呢!谢文东笑道:“荣书记不用担心,韩非找你,不会是来找麻烦的,而是来送礼的。”

  “送礼?”荣守旺听得有些晕忽忽。

  “没错。”谢文东淡然说道:“以韩非的个性,不可能放弃上海这块宝地,但出了吴局长这档事,他若想青帮以后还能在上海生存和发展,就必须要先讨好荣书记你,所以,他肯定会来送礼,而且还是一笔不薄的礼。”

  “哦?”荣守旺笑了,注视着谢文东,笑问道:“你怎么知道?”

  “韩非是我的对手嘛!”谢文东道:“想要取得胜利,就得尽可能多的去了解自己的对手。”

  荣守旺哈哈大笑,问道:“现在的黑道,是不是都流行熟读兵法啊?”

  谢文东耸耸肩,随口道:“别人我不知道,但我自己确实看过很多。”

  荣守旺点点头,兴趣十足地问道:“你说,韩非能给我送多少钱?”

  谢文东撇撇嘴,说道:“青帮在台湾有一大批财阀资助,韩非很有钱啊,我估计,贿赂像荣书记这样身份的人,应该不会少于千万的。”

  荣守旺仰面而笑,道:“上千万,那可真是大手笔啊!他来行贿我,正好,我就把他扣住,告他个行贿罪!”

  谢文东摇头道:“那没有用。如果韩非和杜天杨有瓜葛,这样的小罪名,根本告不倒他。我看,荣书记还是收下韩非的礼物,反正不要白不要,让韩非出一次血也不错。”

  荣守旺道:“如果我收下他送来的钱,我岂不是要受制于他?”

  谢文东笑眯眯道:“谁规定收人钱财,就一定要为人消灾呢?何况,只有先稳住韩非,才有可能抓到魏东东!”

  荣守旺眼中精光一闪,点头笑道:“恩,我明白了!”

  正如谢文东所说,韩非真来找荣守旺了,同时,还带来一张五百万的支票,这点倒和谢文东的猜测不相符。最近,青帮的资金并不宽松,几次大手笔的投资都没有收回相应的成本,使得帮内财资紧张,韩非即使想大方,也大方不起来了。

  荣守旺按照谢文东的意思,收下了韩非送给自己的这笔钱,但由始至终,他都未怎么说话。

  韩非也识趣,并没有开出过分的条件,只要求荣守旺不要因为魏东东的关系而记恨到青帮身上。见他不置可否,以为默认了,韩非一笑,不再过多要求什么,起身告辞。

  等韩非走后,荣守旺立刻给谢文东打去电话。

  谢文东听完,幽幽而笑,找来灵敏,对她说道:“小敏,在上海周遍地区查一查,我估计魏东东应该藏身在那一带。毕竟他是韩非的智囊,不可能走远的,现在,韩非又自以为买通了荣守旺,肯定会把魏东东叫回到自己身边!”

  灵敏闻言,点头说道:“好的,东哥,我这就去办。”

  谢文东笑呵呵地揉了揉下巴。

  魏东东这人心计擅变,诡计多端,有他在韩非身边出谋划策,实在是个祸害,现在趁着他被警察通缉的时候,应该就此将他钉死,不给他任何再做乱的机会!谢文东是打定了主意,必须除掉魏东东这个人。

  按道理说,魏东东此时不应该再留在上海,但他不放心青帮,又怕自己不在时韩非吃了谢文东的亏,所以,当他听说韩非送给市委书记一笔钱,后者并收下之后,他心中大喜,已经逃亡到杭州一带的他又重新折了回来。

  还好,他也是个谨慎的人,没有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上海,而是隐藏到了上海的南郊。韩非也怕他有闪失,特意派出“追魂刀”张亮、“暗影刀”邱平这两人保护他的安全。

  魏东东以为自己形迹隐秘,外人不知道,可是,这一切都没有逃过南洪门的眼线。

  这段时间,因为向问天的原因,南洪门一直很低调,没有什么动静,这并不是说南洪门与世无争了,他们只是在养精蓄锐,蓄势待发。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2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