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九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谢文东看了看五位长老,又道:“各位也希望洪门能在香港重新崛起吧,如果不清楚李白山还有他的黑旗帮,只怕,我们永远不会成为香港的黑道之王。”

  许永发喃喃说道:“我们并不想成为什么黑道之王,也没有那么大的野心,我们只是想舒舒服服、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作为依仗,恐怕安稳和舒服的日子也不会太长久。”谢文东摇头说道:“看来,我们的观点有些不一样,既然如此,对付李白山这件事,五位长老就不要插手过问了,我保证我能处理妥当,不会给几位长老添麻烦。”

  许永发叹了口气,说道:“东哥,我们这次过来劝阻你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担心你和社团的安全……”

  “我知道,我知道!”不等他说完,谢文东连连摆手道:“几位长老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种没有必要的担忧也是多余的。几位,请回吧!”

  不给五位长老再多言的机会,谢文东直接下了逐客令。五位长老相互看看,默默摇了摇头,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转身离开。

  等他们走后,金眼在旁说道:“东哥,这样对他们是不是太无礼了?”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虽然是很无礼,不过我也不能太软弱,不然,让长老以为我好欺负,以后就不好办了。”

  下午,杨少杰赶到洪门总部,来见谢文东,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身旁还带着一位五十开外的中年人。

  见到谢文东之后,杨少杰刚见完礼,还没等他说话,那中年人开门见山地直接说道:“谢先生,我是受李叔的委托,过来和你谈判的。”

  “哦?”谢文东心中一动,笑眯眯地问道:“哪个李叔,你说清楚点。”

  中年人暗暗皱眉,面露敬意地说道:“是李白山李老爷子。”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如果你早这么说,我就明白了嘛!”

  中年人道:“李叔放我给你带个话,希望谢先生能……”

  他话到一半,谢文东挥下手,将他下面的话打断,他说道:“如果李白山想和我谈,那么,就让他亲自过来,至于你,对不起,我和你没什么想说的。”

  中年人脸色一变,接下,他又深吸口气,似乎在强压心中的怒火,说道:“谢先生既然不想和我谈,那我就不再浪费时间。明天上午十点,李叔会在维多利亚公园等你。”

  谢文东噗嗤一声,笑了,摇头说道:“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也没有弄清楚现在的状况。我要见李白山,别和我讲其他的条件,我哪都不会去,我就是要在这里见到他。”说话时,他轻轻点了点办公桌。

  “话,我已经带到了,至于你去不去,那是你的问题。告辞!”中年人说完话,转身向外走去。

  格桑一跨步,用庞大的身躯挡住中年人的去路,他嘿嘿一笑,低头看着中年人,道:“东哥还没有让你走,你哪都不能去。”

  中年人从容地停住脚步,转回头,面带讥讽地看向谢文东。后者向格桑扬扬头,示意他不要为难这人,然后说道:“回去告诉李白山,明天我不会去的。”

  “恐怕,不一定哦!”中年人别有深意地诡笑一声,快步走出房间。

  “东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金眼看着中年人离去的背影,皱着眉头低声问道。

  谢文东和金眼一样,也没听明白对方话中的含义,正当他要说话的时候,手机响起,谢文东接着一听,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金眼见状,即使不用发问,心中也能猜出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他问道:“东哥,怎么了?”

  谢文东幽幽说道:“现在,我明白那人为什么要说我明天会去了,因为他们绑架了晓芸。”

  “什么?”金眼吸了口气,急道:“他们绑架了李小姐,那小镜呢?”与李晓芸比起来,他当然更加关心水镜的安全。

  “不用担心。”谢文东晃了晃手机,说道:“电话是水镜打来的,她没有事。”

  金眼疑道:“李白山的人绑架了李小姐,竟然没有伤小镜?”

  谢文东道:“我想,他们是想留下一个传话的人吧!”说话间,他垂下头,忍不住揉了揉发痛的额头。来香港没几天,这已是李晓芸第二次遭到绑架,如果说第一次是旁人根本无法预想到的,那么这一次,则完全是出于他的失误。他绑架了李白山的家人,应该小心提防对方以其人之道还致其人之身的伎俩,可是他却偏偏疏漏了这一点,如果能早些让血杀暗中协助保护的话,对方也不会这么容易得手。想到这里,他苦笑一声,自语道:“我还是太大意了,也太小看李白山这个人了。”

  金眼问道:“东哥,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谢文东摇头道:“明天,我去见李白山。”

  金眼愣了愣,正色说道:“很显然,李白山约东哥去维多利亚公园会面,肯定会做足准备,也许,这就是个圈套。”

  “没有其他的办法。”谢文东道:“我总不能弃晓芸不顾吧?!自己的失误,我就得自己去弥补。”

  “唉!”金眼叹息了一声,不再多言。

  很快,水镜回到洪门总部,向谢文东讲明事情情的经过。当时,她正陪李晓芸进行银行的选址工作,车行到皇后大道西时,突然被四辆轿车夹住,被迫停下来。对方共有十多人,不由分说地把李晓芸从车里拉下来,水镜上前阻止,并和对方动起手,但是,对方那十几人的身手都相当厉害,水镜费力打倒其中的两个后,便对方用枪逼住。不得已,她只能眼睁睁看着李晓芸被对方带上车,临离开前,其中有一人对她说,他们是李老爷子派来的。

  身为五行只一,无论是枪法还是身手,水镜都是很不错的,有她在场的情况下,对方还能得手,可见来人也都不简单。

  谢文东点点头,无论怎样,黑旗帮的底子还是相当雄厚的。李白山这个人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对付。

  当天晚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