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二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七十二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2读者,由于百/度/转/码问题,您需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才能看到真正的本站和全部章节,记住了吗?


  “听说于老爷子在这里招待客人,我特意过来拜会一下。”这青年大咧咧走到于嬴身旁,斜目打量谢文东。

  看到他,于嬴的老脸顿时沉下来,沉声说道:“汪涛,你来干什么?”

  “呵呵!”青年收回目光,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旁若无人的抽起来,半晌,他弯下腰,贴近于嬴,边吐着烟气边说道:“于老爷子,你年岁一大把了,手里握着那么多的地盘有什么用,又带不进棺材里,你就把新界的旺角让给我算了。”

  于嬴闻言,面色更冷,他先看眼正端着茶杯看似随意喝着茶的谢文东,然后说道:“汪涛,不要以为有仁联帮给你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还是那句老话,要我把旺角让给你,不可能!”

  “嘿嘿!”青年斜叼烟卷,点点头,干笑两声,说道:“好!我知道了。不过,于老爷子,我要提醒你啊,人上了年岁,腿脚都不灵便,你可别想谷叔那样,下楼时楼梯上摔下来,糊里糊涂地见了阎王。”

  “啪!”于嬴猛的一拍桌案,两眼几乎喷出火来,指着青年的鼻子怒声吼道:“你给我滚出去!”他两人是用粤语对话,谢文东听得不大明白,不过、靠察言观色,也能将两人说话的内容猜出个大概。

  他呵呵一笑,对于嬴道:“于前辈,不要发火嘛,有事情慢慢谈。”说着,他转头又对青年说道:“朋友,对长辈说话,应该注意点分寸。”

  青年不会讲普通话,但却能听得懂。他两眼一瞪,看向谢文东,问道:“你是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

  若是在大陆,遇到这样的青年,谢文东绝不会客气,但是这在香港,他对这里的形势不了解,也不清楚青年和于嬴之间有什么恩怒,不好发作,他淡然一笑,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态度让人很讨厌。”

  “草你妈的,大陆仔,你以为你是谁啊!竟然敢教训我!”说着话,青年伸手就去抓谢文东的脖子。-

  谢文东没有动,可他身后的格桑不干了。三步并两步,格桑晃身站到谢文东的身前。别看他身材高壮魁梧,身法却异常灵活迅猛。青年一爪抓出,没抓到谢文东,却结结实实抓在格桑的胸口上。

  格桑身上,肌肉高高凸起,坚硬得如同岩石,一爪抓在他身上,如同挠痒痒一般。不等青年反应过来,他手臂一伸,按在青年的肩膀上,接着,用力向上一提,青年被他硬生生抓了起来,另只手握起拳头,作势要向青年小腹打去。以格桑的力道,这一拳打下去,青年即使不死,也得要他半条命。谢文东叹了口气,出言阻止道: “格桑,把他放开!别人的话,格桑或许会不听,但谢文东的话,他不敢不从。

  正当他准备松手,把青年放开的时候,后者咬牙怒吼一声,从后腰拔出一把片刀,对准格桑的脖子恶狠狠砍了下去。

  格桑见状大怒,随之抡起手臂,猛的向外一甩。青年手中的片刀刚砍到一半,人便象沙包一样被扔了出去。

  扑通!他的身体重重撞在墙壁上,发出一声闷响,反弹落地之后,青年呼哧呼哧喘了两口气,接着,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他身受重伤,与他一道前来的众青年纷纷亮出家伙,咬牙切齿地向格桑逼去。于嬴的手下这时也拔出武器,横身将其挡住,双方怒目而视混战一触即发。这时,房门一开,从外面又走进一行人。为首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在他左右,跟有十数名身穿笔挺西装的冷面大汉。看到受伤倒地的青年,他嘴角一挑,向于嬴笑道:“于叔,不好意思,我的手下刚才失礼了,不过,对一个小辈动手,实在有失洪门大哥的风范啊!”

  于嬴站起身形,脸上露出笑容,说道:“汪涛是我洪门的叛徒,给他一些教训,应该不过分吧!”

  中年人大笑,道:“我只知道,他现在是我的人了,你伤了他,就是不给我安北面子。”于嬴眼珠一转,说道:“他不是我伤的。”

  中年人疑道:“那是谁伤的?”

  不等于嬴说话,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是我!”

  “你?”中年人看向谢文东,见他年岁不大,身穿中山装,一看就知道不是香港的本地人。中年人忍不住笑了,问道:“你是谁?”

  “谢文东!”谢文东淡然说道。“谢文东?”中年人皱着眉头,寻思半晌,感觉这个名字很耳熟,自己肯定在哪听过,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他身旁一人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老大,谢文东是大陆北洪门以及文东会的老大。”“哦!”中年人拍了拍脑袋,恍然想起,心中也暗吃了一晾,谢文东怎么到香港来了?知道谢文东的身份之后,重新把他又打量一道,然后中年人笑道:“原来是北洪门大哥谢先生,失敬失敬!”说着,他看眼躺在地上呻吟的青年,又笑道:“我叫安北,是仁联帮的老大,和谢先生比起来只能是个小角色,如果我手下的兄弟有哪里得罪了谢先生,还请见谅!”

  中年人的话很客气,倒不是他怕了谢文东,而是觉得没有必要得罪。北洪门在大陆的势力可谓如日中天,文东会霸占东北,并且垄断金三角的大部分毒品,惹上谢文东,后果可是十分麻烦的。“呵呵!”谢文东轻笑,说道:“安兄客气!”

  “既然是场误会、那我就不打扰了,”说着,中年人向手下一挥手,道:“走!”

  这些人来得突然,走得也不慢,时间不长,退得一干二净。

  由始至终,谢文东都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等他们离开之后,他好奇地问道:“于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唉!” 于嬴叹了口气。原来,仁联帮本属于香港洪门旗下,后来,分离出去,在新界北部占据一角,自立了门户。自安北做了仁联帮老大之后,靠精明的头脑以及犀利的手段,吞并许多周围的小帮会,使仁联帮一跃成为新界北部最强黑帮。随着帮会实力的提升,他的野心也越来越大,渐渐不满足新界北部这片相对落后偏僻之地,开始对繁华的新界中南部——九龙虎视耽耽,想占为已有,可是九龙一带属洪门地盘,多年来,为了九龙,仁联帮一直与洪门明争暗斗,双方也曾爆发过几次大规模的冲突。

  至于汪涛,原是洪门的打手,两年前被安北以高薪挖走,现在,汪涛有了仁联帮做靠山,连于嬴也不放在眼里了,他所提到的旺角,正处于九龙弯的中心地带。

  任联帮只是洪门脱离出来的一个帮会,其他的还有五、六家之多,加上一些其他的帮会,香港的黑道可谓是帮派众多,错综复杂。

  听完于嬴的讲述之后,谢文东长出一口气,香港的黑道暂时没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还是不要过多参与的好。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口应付了两句。

  在茶楼遇到安北,谢文东认为只是个小插曲,并没有多想什么,可是,麻烦却偏偏出在这里。;

  第二天,于嬴找到公信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与其商议收购公司所需的金顾。

  于嬴出马,确实比谢文东管用得多。公信投资公司的负责人不知道谢文东是谁,但却知道于嬴是洪门的老大,黑道的大哥级人物,不敢得罪,对他十分客气。

  不过,客气归客气,但谈到钱的方面,对方让步不多。他们让利让的少,直接影响到于嬴所分的红利。涉及到了自身的利益,于嬴可是丝毫不含糊。

  最后,于嬴给出的价格是一亿五千万,而公信投资公司方面开出的最低价是一亿八千万,之间有三千万的差距谈不拢。到这时,于嬴终于显示出洪门大哥的气势,将身上的衣襟一拉,拔出手枪,摔在桌子上,直截了当地问对方,是要脑袋还是要钱。他一动枪,手下人也都亮出家伙,一副要上前动手杀人的架势。

  做正经白道生意的人哪见过这阵势,真刀真枪摆到明面上,谈判的几人当场吓得变色,经过短暂的商议,最终同意了于嬴开出的价格。

  一亿五千万顺利拿下公信投资公司,直接节省了五千万,即使算上分给于嬴的红利,还是省下四千万,谢文东和李晓芸自然十分高兴。

  做这笔生意,谢文东省了一笔巨款不说,还顺便结交下了于嬴,占尽便宜。

  转让、过户的手续,都交由李晓芸来做,谢文东落得一身轻松,在香港游玩了一天,准备打道回府。他想走,却偏偏有人不让他走。

  当天晚间,一封请贴送到于嬴家里,邀请的人不仅有于嬴,同时,还有谢文东。在请贴的落款处,有香港黑帮数家老大的名字。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2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