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六十八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六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谢文东!看到他,韩非心中一颤,感觉事情麻烦了。他推开车门,刚要下车,身旁的智囊魏东东急忙拉住他,低声说道:“韩大哥,小心谢文东来者不善!”

  “呵呵!”韩非冷笑两声,道:“众目睽睽之下,他不会把我怎么样。”说着,他飘身下了车,迎着谢文东走过去,与此同时,青帮有十数人从车内走出,紧跟在韩非身后,两眼下停地四处张望,观察附近有没有埋伏。韩非倒是坦然,毫无顾虑,大步走到谢文东近前,爽朗地一笑,道:“谢先生,真‘巧’啊!”

  “不巧,不巧!”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我是特意来找韩兄你的。”

  “哦?”韩非眉头微微皱了皱,目露精光地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说道:“人生有四大美事其中有一点就是他乡遇故知。能在上海遇到韩兄,真是不容易,今天我做东,找家酒店大吃一顿,韩兄意下如何?”

  韩非挂念铁宁的安慰,此时心急如焚,那有闲心去和谢文东吃饭,他摇头笑道:“谢先生的美意,我心领了,不过我现在实在抽不出身,不如改天换我请谢先生吧!”

  谢文东哈哈而笑,道:“韩兄,再大的事情也可以推掉嘛!难道,你连吃顿饭的面子都下给我吗?”

  韩非暗怒,世界上哪有强行请人吃饭的道理。他是看出来了,谢文东不是来针对自己的,而是来拖自己的,拖自己不能营救铁宁。想到这,他面色一冷,强硬道:“不好意思,谢先生,我今天确实有急事,恕不奉陪!”说完,他转身就要回到车内。

  谢文东两眼一眯,淡然说道:“韩兄,你认为你还走得了吗?你看看,前后都堵了这么多的汽车,难道,你想飞出去吗?”

  韩非猛然停住身形,回头说道:“这些都是你搞出来的?”

  谢文东耸肩笑道:“为了能邀请韩兄吃顿饭,我可是下了不少力气的。”

  好个心思歹毒的谢文东啊韩非暗暗咬牙,狠不得扑上去咬他两口。他慢慢握紧双拳,两只眼睛被怒气充斤得通红,仿佛喷出火来,他厉声说道:“谢文东,我警告你,如果我的兄弟有个三长两短,我要让你们南北洪门的人统统来偿命。”

  谢文东仰面望天,呵呵轻笑,对他**裸的威胁,仿佛没听见。

  任长风嗤笑一声,散然道:“现在这个世道,能吹牛的人遍地开花!韩帮主,你好大的口气啊,似乎忘记了不久之前你做丧家之犬的感觉了。”

  韩非脸色一变。两眼直勾勾地盯向任长风。同时,他身后的十数名手下纷纷将手伸入怀中,一副要动家伙的架势。足足停顿五秒钟,韩非向手下的摆了摆手,道:“我们走!”既然车道前后受堵,汽车无法通过,他决定用步行,先绕过此处再说。

  魏东东拉住他,摇头道:“韩大哥,不用着急。”

  韩非挑起眉毛,疑问道:“为什么?”

  魏东东笑道:“我刚才已经给唐副帮主打个电话,现在,唐副帮主应该已经在去往酒店的路上了。”

  “哦!”韩非听后,长出一口气赞赏地拍拍魏东东肩膀,点头赞道:“很好!”

  韩非性情冲动,当遇到突发的事情时,容易头脑过热、义气用事,而魏东东冷静和沉稳却能很好的弥补他这个缺点,在关键时刻,可帮他想到他没能想到的应对之策。

  既然唐堂先去了,那事情就不急了。韩非松了口气,心情也随之平静很多,他从容地挥了挥手,数十名青帮弟子一起从车内走出。

  这一行人,衣装统一,看过去,黑压压的一片,虽然手中没拿家伙但气势已够吓人的了。

  韩非带领青帮众人,不紧不慢地步行穿过前方堵塞的地方,然后拉着横队,向希尔顿酒店浩浩荡荡走去。

  他们那副盛气凌人的架势,直把那十数名交警看得目瞪口呆。

  “白痴!”任长风冷笑道:“韩非走着去酒店,等他到时,铁宁都不知道被南洪门那帮混蛋折磨成什么样子了。”在他嘴里,青帮和南洪门都不是好东西。

  谢文东听丁他的话,先是一笑,接着,低头沉思片刻,便了然于胸摇头说道:“青帮肯定又派出一支援军,从其他的路去了酒店。”

  任长风疑道:“东哥,你怎么知道?”

  谢文东向青帮众人离去的背影弩弩嘴,说道:“你没看到吗,韩非走路时是走得那么充满自信,那么怡然自得!”

  他这话说完,周围的众人忍不住都大声笑了出来。任长风问道:“东哥,我们怎么办?追上去吗?”

  “算了!”谢文东摆摆手,说道:“我们已经帮了南洪门一次,剩下的,就让他们自己去搞定吧。”

  东心雷叹道:“只怕南洪门未必能搞定人家,反被人家给搞定了。

  下午两点半。希尔顿酒店的西餐厅客人都走得差不多时,陆寇事先发准,与铁宁在餐厅内展开枪战。

  双方人手都差下多,狱堂的杀手固然厉害,但红叶的人也不是白给的,实力上,双方也不存在差距。两伙人在餐厅的枪战只打了两分钟,铁宁事先撤退,由于门口已被陆寇堵死,他领人开始向窗口靠近。

  哪知,铁宁等人刚靠近窗口,外面射来密集的子弹,玻璃窗被打得支离破碎,铁宁的手下也应声倒下两人。他低头一看,两人都是前胸要害中枪,眼看是活不成了。前有陆寇冲杀,旁有枪手暗中堵截,此时,铁宁的情况异常危险,换成旁人,恐怕早巳绝望。铁宁也有些绝望,不过,正是绝望激发出他的爆发力。他随手抓起一张桌子,大喝一声,将桌子扔向窗外。

  啪啪啪!桌子刚飞出去,就迎来一面子弹,被打得千疮百孔,铁宁和剩下的三名手下赴机跳了出去。

  见他们要逃,陆寇甩手就是两枪伴随一声惨叫,一名最后跳出的狱堂成员中枪而倒。

  来不及看他的死活,铁宁三人冲出餐厅,来到酒店大楼之外,对着藏于掩体后的枪手一顿乱射。子弹虽然密集,却伤不到暗中的枪手,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