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四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大家别走错了哦!

  七辆汽车顺利通过俄罗斯方面的哨卡,在中国哨卡前缓缓停下。

  那位班长走到近前,仰起头,定睛一看,忍不住倒吸口冷气,他转头问向身后的三眼道:“朋友,你们这次运的是什么贷?”

  三眼笑道:“平时我们运什么,这次就是运什么。”

  班长倒退两步,把三眼拉到一旁,细语道:“什么家伙能这么大个?”

  三眼道:“坦克。”

  班长听后,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似的,连声说道:“不行!这东西,我绝不能放行。”

  三眼问道:“为什么?”

  “唉!”班长叹口气,道:“不是我为难你,实在是你们这次的东西太扎眼了,我放行倒不算什么,但是,万一你们在路过其他关卡的时候被查出来,那我也会跟着受牵连。”

  “兄弟,你放心吧!”三眼成竹在胸道:“沿速的哨卡我早巳打点过了,绝对不会出事的。”

  “不过…………”班长相信文东会的实力,可他仍有些为难。毕竟坦克不象枪支弹药,后者可装在集装箱里,外人根本看出来,但坦克不一样,它放下进集装箱,裸露在外面,虽然有帆布包裹,但内行人一眼就能瞧出来。一旦他们在运输中被人查到,那么,弄不好自己会上军事法庭甚至挨枪子的。

  想到这,班长用力地摇了摇头。

  “兄弟,你怕什么?我们文东会什么时候出过事?!”说着话,三眼从口袋中又悄悄掏出一沓钞票,塞进班长的手里。

  班长的两条眉毛快要皱到一起,思前想后好一会,终于还是把钱装进自己的口袋里。他嘴上没说什么,只是向黑带的那几辆大货车挥了挥手,意思是放行。

  边防占此时最大的官就是他,他发了话,下面的士兵就算发现不正常,也不敢说什么,纷纷退到两侧,让出道路,后面的栏杆随之慢慢挑起。

  七辆大货车一辆接着一辆,慢慢驶过哨卡,进入中国境内。

  车还没等停下来,只见三眼后方车灯闪烁,行来两辆吉普车。

  由于天色黑暗,距离又远,众人并未看清楚汽车的模样,等两辆吉普车行到众人近前之后,原本强作镇定的班长顿时间流出一身冷汗。两辆吉普车的车身都是墨绿色,显然是军方的军车。

  吉普车停下后,从里面走出七、八个人,身上都穿有军装,其中一位,带着少校营长的军衔。这人年岁不大,只有三十出头,未带军帽,梳着板寸,使整个人看上去即整洁又干练。

  看到这位营长,那班长暗叫一声糟糕,脸上瞬时没了血色,两腿一软,差点趴地上。他哆哆嗦嗦走上前,右手颤巍巍地抬起,敬个不算标准的军礼,同时说道:“营长好!”

  营长随便还个军礼,抬头瞧向黑带的七辆大货车,疑声问道:“这几辆车都检查完了?”

  “是…………是!”七辆车都已经通过哨卡,若说没检查,那是自己找死,班长没办法,只能硬着头发应了一声。

  “车上都装了些什么东西?”营长满面凝重,狐疑地问道。

  “是……是……”班长结结巴巴,回答不上来。

  见状,营长更起疑心,对手下一名士兵扬下头。后者会意,哗啦一声,将肩膀背的枪拿下来,接着,一甩枪尖,咔嚓,阴森森的刺刀弹出。士兵冷着脸,大步走到一辆军用货车前,军刺向前一递,刺进帆布内

  接着,向上一挑,帆布被划开一条两尺有余的大口于。士兵放下枪,双手分开裂口,用随身手电向里面一照,他不看不要紧,看完之后,整个人愣在原地。好一会,他才回过神转头说道:“营长,里…………里面是辆坦克!”

  “坦克?”营长露出不解之色,他虽然不是边防部队的一把手,但也算是高级军官,这段时间,并没有听说俄罗斯向中国出售武器,那坦克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可能,这位营长连做梦都想不到,这辆坦克乃是走私品。

  他目光幽深地看向班长,冷声问道:“这究竟是什么回事?”

  班长暗叫一声:完了,他面如土色,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倒是豆大的汗珠子一个劲地往下淌。

  营长在军队里已经不算小官,他的出现,让三眼也一时间不知所措不知该不该上前进行打点,若对方贪财还好说,若对方是个死板、教条的人,那事情就彻底败露了。

  见要露馅,位于后方与谢文东站在一起的张繁友低声说道:“看来要糟,谢兄弟,我上去摆子他。”

  谢文东双目一眯,摆摆手,说道:“不用!我先过去,若我搞不定张兄再出面也不晚。”

  张繁友闻言,十分受用,心安理得地点点头。俗话说大将压后阵,他觉得象自己这样政治部的高官,确实不应该出现得太早。

  谢文东快步向那位营长走过去,同时扬声说道:“朋友,这些贷是我的。”

  营长一愣,转头寻音看去,见走来一位年岁不大,中等消瘦身材,身穿中山装的青年。看模样,平凡无奇,倒是一双狭长的丹凤眼十分特别。他把谢文东打量好一会,方问道:“你是谁?干什么的?”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我叫谢文东。”

  营长听完,没什么反应,反倒是那位班长听后,脑袋嗡了一声,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谢文东?那可是文东会的老大,想不到,他竟然亲自来了…………

  营长摇头道:“谢文东?没听说过。你是什么人?你说车上的坦克是你的?”

  “没错,是我的。”谢文东伸手入怀,从中掏出一张红色证件,在营长面前一晃,说道:“我是政治部的,这些由俄罗斯运来的武器是由中央特批,你们无须检查。”

  “中央特批?”营长说道:“我怎么从来没有得到通知?”

  谢文东笑道:“中央的事,没有必要让你知道,政治部的事,你更没有知道的必要。你现在,只管放行就好。”

  营长听着谢文东盛气凌人的话,心中颇感不服。当然,他也知道政治部是自己惹不起的人,不过,在这么多士兵面前,他实在不想丢了面子。他强硬地说道:“事关重要,我不敢私自做决定,至于放下放行,我得先向上级通报一个”

  谢文东淡淡说道:“对不起,我没有时间等你上级的答复,我现在就要通过。”

  营长哼笑一声,道:“那不行!象坦克这种大型单位的武器,没有看到军区首长或者中央的特批的手续我是不可能放行的。”说着话,他拿出手机,要给顶头上司——边防团团长打电话。

  “我警告你,不要那么做。”谢文东嘴角高高挑起,两眼快要眯成一条缝。

  看他笑眯眯的样子,营长丝毫未把他的警告放在心上。他反而认为对方怕了自己,开始怀疑起谢文东的身份。他冷冷一笑,没理会谢文东,手指开始按动手机键盘。

  真让他跟上级报告,只会使事情变得更麻烦。谢文东收起证件,从新揣入怀中,当他的手再次抽出时,手中却多出一把明晃晃的银色手枪

  他把手枪举起,对准正在打电话的营长的太阳穴,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嘭!”枪声将深夜的宁静震个粉碎,也让在场每一个人的心脏都是一抽。

  “扑通!”两眼瞪得又圆又大的营长直挺挺倒了下去,身体深重地砸在地面上,发出一声闷响。

  “啊——”不知过了多久,士兵中有人发出一声尖叫,接着,只听见哗啦啦一阵脆响,所有的枪口一起瞄向谢文东。

  三眼见状,想也没想,回手掏出手枪。他一亮家伙,下面同来的兄弟更不气,纷纷拔出配枪,与士兵们相互对峙。

  谢文东笑眯眯地环视一周,冰冷的目光象是把犀利的刀子,扫过众士兵的面庞,他震声说道:“我再说一道,我是政治部的人,谁若是拦阻我做事,那就是与政治部为敌,政治部的敌人,也就是国家的敌人,如果你们不想象他一样…………”说着,他用脚尖点了点地面还温热的尸体,道:“不想死得这么早,就把枪给我统统放下!”

  场中没有人说话,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

  那位快被吓破了胆的班长这时来了精神,向士兵连连挥手道:“大家放下枪,快放下枪,政治部的人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说着话,他弯下腰,将营长的尸体拉向路旁,同时说道:“营长啊营长,你死得太冤了,我早就知道这批武器是政治部的,所以才故行,可是你却偏偏撑威风,现在害自己死于非命,你又怪得了谁啊…………”

  他这话,表面上是对死掉的营长所说,实际上是对众士兵说的,也是在为自己开脱罪名。

  众士兵你看看我,我又看看你,一各个大眼瞪小眼,最后,还是不约而同地慢慢垂下枪口。

  《钱柜娱乐官网》是继坏蛋是怎样炼成的延续,作者为六道,如果你喜欢钱柜娱乐官网,请收藏本站www.huaidan2.com以便下次阅读。
原文地址:/1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