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八卷 无法无天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八卷 无法无天      发布时间 : 2012/4/10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四平市警察局。谢文东坐在警局内,李爽、高强等人站于他身后,而以萧茜和胡强为首的警察们则站在他对面。

  “谢文东,房卫忠死在兴都夜总会里,这事是不是你干的?”萧茜懒得多说废话,直截了当地问道。

  谢文东眯眼一笑,淡然说道:“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会有人死去,你不能把每个人的死因都算到我的头上吧?”

  萧茜玉面一沉,冷声道:“你还想狡辩?”

  谢文东耸肩道:“即使你是警察,说话也要讲证据的。忘记告诉你,我是学法律的。”

  萧茜哼笑一声,道:“当然!如果没有证据,我也不会找上你!”说着,她向身旁的便衣点点头,有两名青年快步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两名青年返回,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一个女人,她正是那天目睹房卫忠惨死的兴都夜总会老板何丽君。

  萧茜将何丽君拉到谢文东面前,说道:“不用怕,在这里,没有人敢伤害你!”说着,她不忘狠狠瞪谢文东一眼,继续道:“你告诉我,那天杀死房卫忠的凶手是谁?”

  顿时间,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众人都紧张起来,目光皆集中在何丽君身上。她此时的一句话,能左右谢文东的命运。即便谢文东有政治部的身份做掩护,可是,如果有证据证明他犯有谋杀罪,就算最后能脱身,也够扒他一层皮的。

  高强暗中将手摸向衣内的开山刀,姜森则暗握手枪,两人不约而同的打定主意,一旦女郎真有要指认东哥是杀人凶手的迹象,两人将在她没开口之前将其杀掉。

  何丽君先看看萧茜,转目又瞧向谢文东,发现后者也正在看自己。

  谢文东的眼睛微微眯缝着,可那遮挡不住里面闪烁的光芒,冰一般的寒光。何丽君一哆嗦,她感觉那不象是人的眼神,而更象是一把刀子,刺在自己的脸上,钻进自己心窝里。

  何丽君下意识地慢慢向后退,她甚至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她嘴角动了动,似乎想要呼救。

  谢文东眼中的精光一变,瞬间闪现出红芒,似野兽,似魔鬼。何丽君看着谢文东的眼睛,嘴巴张开,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短短的几秒钟,但对于何丽君来说,却仿佛过了好几个世纪,在谢文东前面,多被他注视一秒,都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

  何丽君感到,只要自己说出他的名字,自己的身体将立刻被他撕碎。她胆怯了,虽然在她鼓足勇气的情况下,她还是怕了。

  她深吸口气,转动僵硬的脖子,看向萧茜,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记错了,不……不是他干的!”

  萧茜眉头紧锁,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她说道:“你在说什么?不是他?!不是谁?”

  何丽君颤声说道:“房卫忠不是谢文东杀的。”

  萧茜脸色一变,咬紧银牙,沉声道:“可是不久之前你并不是这样说的,我警告你,做伪证可是要受法律严惩的。”

  何丽君憋得满面通红,忙说道:“是……是我先前记错了……”

  该死!萧茜握紧拳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她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何丽君突然改口。

  谢文东在旁哈哈大笑,眼神恢复正常,笑眯眯地说道:“萧警官,难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据吗?”

  萧茜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又愤怒又尴尬,她怒声说道:“谢文东,你不用得意,我早晚有一天会找到你犯罪的证据!”

  “是吗?”谢文东淡笑道:“有点意思!我期待那一天。”

  “哼!”萧茜瞅瞅谢文东,再瞧瞧那脸色苍白、哆哆嗦嗦的何丽君,气得话也没说,狠狠点下头,转身走出房间。

  她一走,市局长胡强来了精神,满面赔笑地走到谢文东近前,呵呵笑道:“谢先生,我早说过,这都是一场误会,现在终于真相大白……”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站起身,说道:“局长先生,这里,没有我的事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胡强正色道。

  “既然这样,”谢文东微微一笑,道:“那我先告辞了。”

  “谢先生,请慢走!”胡强象是护送重要领导似的,一直将谢文东送到警局门口。

  在警局大门处,此时聚集有五、六百人,冷眼一瞧,黑压压的一片,分不清个数。这些人年岁都不大,但手中都操有家伙,一个个面露傲气,或敞着衣襟,或斜叼烟卷,丝毫未把阻拦他们入内、带有真枪实弹的警察放在眼里。

  等谢文东从警局里出来,众人哗啦一声,皆站直身躯,自动分出一条通道。

  当谢文东通过时,双侧众人弯腰齐声说道:“东哥!”

  其场面之壮观,声势之浩大,让周围的警察都看得两眼发直,呆立在原处。

  “谢文东,好威风啊!”萧茜和随她同来的便衣们站在警局大楼顶层的窗前,看着大摇大摆离去的谢文东,其中一名俊朗青年感叹说道。

  “真是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萧茜粉面阴沉,有感而发道:“黑社会竟然猖獗道如此地步,让人寒心!”

  “我觉得,房卫忠的死,肯定和谢文东有关系。”青年正色道。这青年不到三十,相貌堂堂,颇为英俊,只是挺直的鹰钩鼻子让他多出一丝阴冷。从他狡捷的目光中,也不难看出此人攻于心计。

  萧茜点点头,随口问道:“小唐,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青年好似思虑地低下头,眼珠一转,说道:“我觉得,谢文东最近还会有动作,晚上,我们去监视他的举动,或许能有所发现!”

  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但萧茜也想不出更好的主意,她点点头,道:“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青年说道:“即使是监视,人不能太多,今晚我一个人去吧!”

  “不行,那太危险了。”萧茜略想了想,不放心地说道:“我和你一起去!”

  青年闻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