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3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33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谢文东一笑,说道:“白兄不用客气,有事请讲。”

  “是这样的……”白紫衣环视一周,然后又将谢文东上下打量一遍,说道:“我看谢兄弟这次的伤势虽然不重,但是却很麻烦,多是伤在手脚,行动不便啊,我想把小燕留在谢兄弟身边,照顾谢兄弟几日。”

  听了他的话,白燕气的别过头去,重重哼了一声,显然她这次来医院探望谢文东也是被白紫衣强拉来的。灵敏则忍不住笑了,如果说以前她看不上白紫衣这个人,现在简直就是瞧不起这个人,为了利益,把自己的妹妹都能向外卖的人,已无耻到了极点。她接着白紫衣的话头,呵呵一笑,说道:“这样实在太好了,刚才我正要为东哥找个医护人员呢,现在有了白小姐,实在太合适不过了。”说着话,她满面坏笑的看向白燕,见后者脸上露出怒意,她的笑容变得更浓。

  谢文东可没有灵敏那样的好心情,现在他的确行动不便,一切都需要别人协助才行,包括解手、换衣等等比较**的事情。让白燕来找过自己,那算什么?即便是灵敏,也只是临时来照料一下自己而已。何况他心里很清楚,白燕喜欢向问天,对自己充满敌意,让她来照顾自己的起居,弄不好会在自己吃喝的东西里下毒呢,这等于是把一个定时炸弹安放在自己身边。至于白紫衣的意图,他也明白,后者是想把自己和白燕撮合到一起,使自己和他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和牢*。他暗暗叹口气,笑道:“白兄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白小姐似乎不太合适做这些事。”他说得很委婉,实际上是已明确拒绝了白紫衣。

  白紫衣假装听不明白,急忙说道:“谢兄弟是不是以为小燕娇生惯养,不懂得照顾人啊,这点谢兄弟不用担心,我可以保证,小燕比任何人都细心。”

  谢文东晃晃胳膊,笑道:“呵呵,我不是这个意思,白兄误会了,我是说……”

  不等他把话说完。白紫衣抢先到:“既然谢兄弟不是这个意思。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吧~”

  “哎谢文东正要说话。这时候。房门外面再次传来敲门声。

  谢文东一怔。将下面的话战时淹了回去。然后向灵敏使个眼色。

  后者会意。快步走到房门外。拉开一看。外面是已方报信的兄弟。那小弟十分机敏。先是看了一眼房内的白紫衣和白燕。然后在灵敏耳边低声说道:”灵姐,外面又来了三个老大要见东哥。”

  “哦?”灵敏扎起眉头。

  那小弟又继续道:“都是上海本地黑帮的大哥。”

  “恩!”灵敏点点头,厚道病房内,伏在谢文东耳边,低语了几句。谢文东听完乐了,说到:“让他们进来吧!”

  “是!”

  一旁的白紫衣不明白怎么回事,疑问到:“谢兄,出什么事了吗?”

  谢文东摆摆手,含笑到:“没事!只是几明老大来找我。”“哦!”白紫衣厌恶地皱皱眉头。对于那些向谢文东来示好的

  老大门十分讨厌的,在他看来,这些人就是自己竞争的对手。他们甚至可能会分割本来属于自己的那份利益。

  时间不长。三名西装革履的人走进病房。

  为首的一位四十多岁,是个又矮又胖的中年人,另外两位都是三十出头的摸样,中等身材,相貌平平。对这三人,谢文东和白紫衣都不陌生。

  他们三位不是旁人,正是谢文东假称病危的时候,第一波向南洪门示好,又答应胡玲霞愿意做污点证人,指证谢文东组织他们聚众闹事的那三位老大,年岁最长的名叫张远胜,后面那两位分别是方宇和梁红松。

  看到这三人,白紫衣在心里冷笑一声,谢文东还没去找他们报复,这三位到好,主动送上门来了,真是自寻死路。

  刚进病房之后,没等谢文东开口说话,扑通一声,这三名老大齐齐跪在病床边,带着哭腔说道:“谢先生,我们是想你负荆请罪的。”

  谢文东眯了眯眼睛,双目中射出两道电光,在三人脸上一一扫过,随后他微微一笑,柔声问道:“三位老大何罪之有?快,都起来吧!”

  “是啊!俗话说的好,男儿膝下有黄金,各位老大的膝盖难道就那么不值钱吗?”白紫衣嘿嘿轻笑,在旁说着风凉话。

  三名拉袄大脸色难看,相互看了看,谁都没敢起身。

  张胜远壮着胆子首先说道:“谢先生,我们错了,你大人有大量,无论如何,你也得原谅我们这一次。”

  谢文东双眼弯弯,故作糊涂,含笑问道:“各位老大何错之有?”

  “我们不该背着谢先生去讨好南洪门,更不应该不守承诺,向警方告密,谢先生,我们知道错了,只此一次,再……再没有下次了……”

  谢文东听完这话,眼中杀机顿现,胳膊随之抬了起来,如果现在他的手能动,这时候真恨不得冲上前去,捅这三人几刀。这三人,典型的背信忘义之辈,甚至连白紫衣都不如,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可恶到了极点。

  他凝视三人,久久无语。

  病房里静悄悄的,鸦雀无声,站在一旁的灵敏等北洪门人员都已将手伸入衣下,只要谢文东一声令下,当场就能将这三人处死。看出情况不对,三名老大身字哆嗦的厉害,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额头直往下淌。

  白紫衣本还想在旁煽风点火几句,可见气氛太沉重,嘴巴张了张,把话又咽了回去,没敢轻易发言。

  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谢文东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的怒火又压了下去。杀死这三人很容易,只需他一句话的事,但如此一来,就显得他心胸狭小了,也等于是逼着其他的那些老大们投向南洪门那一边,对自己十分不利。

  生气归生气,但身为社团老大,有很多时候都不能简单的凭自己的喜好去办事。

  谢文东眼中的杀机慢慢消失,眼神逐渐变的柔和,他微微一笑,说道:“人非圣贤,熟能无过呢?这一回,我可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