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1章

钱柜娱乐官网 - 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第21章

所属目录:第十二卷 黑暗侵袭      发布时间 : 2012/4/14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huaidan2.com 中间是坏蛋2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记住了吗?


  东心雷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刀口子,鲜血顺着衣角滴滴答答直响下淌,如果不是他的身高异于常人,北洪门帮众几乎都快认不出来他了。

  此时见东心雷被南洪门的人追杀,数十名北洪门人员立刻从据点内的战场退出来,前来接应,可惜,他们的速度于于大鹏比起来,还慢了许多,只是眨眼功夫,于大鹏已快追上遥遥欲坠的东心雷。

  东心雷似乎也感觉自己跑不过对方,他暗暗咬牙,将心一横,猛然收住脚步,转回头来,冲着于大鹏张大嘴巴,高声喝道:“不怕死的就尽管来吧!”

  这一嗓子,东心雷使尽全部的力气,如同平地炸雷一般,直把于大鹏震得耳膜嗡嗡直响。他满面惊色,停住身形,目露骇光,直勾勾地看着东心雷怔怔发呆。

  就在他停顿的这段时间,北洪门的人趁机冲到了东心雷的近前,哗啦一声,将他围在当中,同时七嘴八舌的纷纷叫道:“保护雷哥!保护雷哥!”

  见周围都是己方的兄弟,东心雷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绷紧的神经随之松懈,疲惫不堪,失血过多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左右摇晃了几下,随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啊!雷哥!”数名北洪门大汉齐齐伸手,将东心雷倒下的身子接住,然后拖着他向后急退,另外数十号北洪门人员则挡再

  于大鹏一众的前方,生怕他上来追杀。

  直到这个时候,于大鹏才看出来东心雷已是强弩之末,刚才那一嗓子只是虚张声势罢了。他急得连连跺脚,暗骂自己糊涂,他嗷的怪叫一声,向前冲去,可是他现在想追杀东心雷,已错过了最佳时机,北洪门的帮众皆豁出性命,拼死将他拦住。

  且说东心雷,被几名大汉架着,直奔战场外面跑,走出几步,他感觉不对劲,有气无力地问道:“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雷哥,你的伤势太重了,外面得马上送你去医院!”一名大汉急声说道。

  “去他ma的医院!”听完手下兄弟的话,东心雷心中火烧,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伸手将左右的手下兄弟推开,身子摇晃几下,总算稳住没有摔倒,他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两眼冒着凶光,怒声道:“今天不罢南洪门的据点打下来,谁他ma的都别想走!”说完话,他将残破不堪

  的衣服撕下一条,将早已卷了刃的开山刀缠着手下。随后分开众人,直奔南洪门的据点而去。

  看着已经伤成这样却还一心想着要打下南洪门的据点的东心雷,几名背洪门的汉字都傻眼了。相互看了看。其中有人惊叫道:“保护雷哥》”一句话,使几个人入梦方醒。纷纷跑上前去。护在东心雷的左右。

  据点内争斗的激烈程度一点也不比外面差

  刚开始时。北洪门依仗人多。战斗力强稳占伤风。可随着南洪门的伏兵的突然出现,士气大受打击。同时有了后顾之优。再与南洪门打起来,难免缩手缩脚,发挥不出权利。如此一来。场面上变成势均力敌的局面。可是当北洪门得制东心雷身受中伤。要撤离战场时。原本就已不高的士气一下子跌入带了谷地。上下人员。皆都信心十足,虽然仍在咬牙坚持,但场面上已经全面被动。打入据点大楼内的人员一被南洪门逐步反逼出来。

  东心雷进入据点时。看到的就是这般场景。他两眼瞪的滚圆。猛的咆哮一声,大吼道:“你们都TAM的阳痿吗?给我提器精神。打下据点。今天要是不成功。谁TAM都别回去了。”

  他破口大骂,不过此时他的叫骂声却像是给北洪门的帮众打了一针强心剂。上下人员先是一惊,随后无不面露喜色,纷纷惊叫道:“雷哥没走,雷哥还在!”雷哥没事,没有受重伤!”

  “兄弟们,咱们和南洪门拼啦!”

  双方正面硬碰硬的对阵,比拼的就是心气。狭路相逢勇者胜!随着东心雷的现身,北洪门人员的士气再次提升起来,无数的帮众都来了精神,大呼小叫,奋力拼杀,不仅止住溃败之势,反而还对南洪门展开了最强劲的反击。

  只见场上刀光剑影,血光飞溅,到处都有叫喊声,到处都有相互厮杀的人群。

  南洪门一部分帮众在据点内死守,东心雷一众猛攻,而在其后方,南洪门的伏兵又与前来支援的文东会、白家帮众打成一片,整个场面,何止一个乱字能表达。

  也就在这个时候,谢文东、任长风、格桑、袁天仲、诸博等人赶到了战场。

  由于场面太混乱,汽车离战场好远就开不进去了。汽车停在路边,诸博刚想把轮椅抬下去,谢文东摆摆手,说道:“不用轮椅了!”

  “东哥,你的身体·····”

  “没事!”谢文东悠然一笑,慢慢的走下汽车,对他的伤势,诸博再了解不过,他急忙上前,将谢文东搀扶住,同时小声提醒道:“东哥小心!”

  谢文东含笑向他点了点头。

  他们一行只有5人,但没有一个是小角色,随便挑出一位,都是能独当一面的悍将。

  谢文东缓步走向战场,边走他仔细观察,想看看南洪门这边负责带队的头目是谁,可是战场太大,敌我双方又混战在一起,想短时间内把南洪门的头目找出来太难了,甚至想找到已方带队的三眼都很困难。

  他们刚刚接近战场的边缘,脚步还未站稳,迎面便跑过来数名身穿白色衣装的大汉,那几名大汉将打量他们一番,二话没说,轮刀怒吼,冲杀上前。

  南北洪门的人很好区别,单单从衣着上便能辨认出来。谢文东一行人都是黑色黑裤,即便不是北洪门的也是文东会的。那几名白衣大汉此时已杀红了眼,见来者不是自己人,都没客气,冲上前来就下死手,其中一人使尽全力,对着谢文东的脑袋,恶狠狠就是一刀。

  没等谢文东抽身闪躲,一旁的任长风先一步窜了过去,手中的唐刀一横,将对方砍来的刀片挡住,不等那大汉收刀,他下面使出一记扫堂腿,同时喝道:“扒下!”

  那大汉也听话,啊的惊叫一声,仰面摔倒,片刀也脱身甩出